啟主列

秦景公姓,氏,諱秦桓公之子,春秋君。

秦景公
名諱 嬴姓,諱石
生卒 不詳至景公四十年
在位 景公元年景公四十年
政權
諡號景公
陵墓秦景公墓
先君 秦桓公
嗣君 秦哀公

早年

桓公二十七年,桓公薨,其子景公立。

景公十三年,秦景公使士雃子囊以晉強秦弱,說楚共王弗出兵,王不聽。秋,楚共王屯武城,秦遂伐晉,晉時飢荒,力不能擊。明年,晉悼公使荀罃伐秦。

櫟之戰

十五年,楚共王伐,並遣子囊求於秦,景公使右大夫詹率軍以援之,鄭簡公棄晉之盟,與楚盟之。是年,楚、鄭伐,晉帥諸侯救之。景公使庶長鮑庶長武帥師亦救鄭。庶長鮑先入晉,晉守將士魴以秦師少而怠之。庶長武渡輔氏,同庶長鮑相擊晉,戰於,晉師敗績。

十六年,楚使子囊、秦使庶長無地揚梁會之,共伐宋。是年,楚共王使司馬子庚聘於秦,以感景公以女適於楚。

遷延之役

十八年,晉悼公使荀偃叔孫豹崔杼、宋華閱仲江北宮括、鄭公孫蠆伐秦,諸侯至而不涉,叔向見叔孫豹後,魯、莒先率軍渡之。於公孫蠆、北宮括之說下,諸侯之師渡涇而次。秦人於涇上置藥,諸侯之師多死。於公孫蠆之激下,晉將荀偃令填汲之井,壞炊之灶,諸侯至於棫林而去。晉將欒針士鞅入秦營,欒針死,欒黶以弟針之死怒於士鞅,士鞅遂奔秦。

秦伯問於士鞅:「晉大夫其誰當先亡?」,對曰:「欒。」景公曰:「蓋欒黶驕之哉?」對曰:「然,欒黶汰虐已甚,而患將集於之身。」景公問:「為之何?」士鞅對曰:「欒書之恩尚在民,而欒黶積數多怨。至於盈,其德未能積,欒書之恩已盡,故欒氏之亡當在盈時。」景公以士鞅之言頗有識,乃令士鞅返於晉,並請晉侯復其職。

諸侯和談

晉悼公薨,秦、晉皆欲罷戰,乃相和談。二十八年,晉平公使韓起至秦,景公亦使后子針適晉以盟之,以有異,許罷兵而未盟之。三十年,秦復遣后子針適晉复盟之。夏,秦、楚伐,至雩婁,聞吳有備而還。繼而伐鄭,敗鄭師,至於城麇。楚囚皇頡印堇父,楚送皇頡歸之,將印堇父與秦。子太叔子產之言,以幣贖印堇父也。

三十一年,宋向戌召諸侯行弭兵之盟,遣使告秦,而秦未與之。

三十六年,景公之母弟子針以有人譖之,彼恐為誅,乃出奔晉,走時載錙重車以千乘。晉平公曰:「君之富,何以亡?」后子針對曰:「秦君無道,吾恐為害,欲待其子嗣而歸。」

四十年,景公薨,葬丘里南,其子哀公立。是年,后子針歸之。

陵墓

其陵今曰秦公一號大墓,用天子禮以葬,殉者盡一百八十六。方八畝,長九十丈,其室長十八丈,寬十二丈,深七丈。

宗室

秦共公

父弟

  • 父:秦桓公
    • 子:后子針

秦哀公

引據

史記·卷五·秦本紀第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