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日語

日本邦語
(渡自日本語

日語日本國語。日本國內,言者逾億。而散居僑民及習日語者凡三百萬餘。語源不考,或以為出蒙古鮮卑諸地,入阿爾泰語系。異說日語自生中,自成一系。亦謂與朝鮮同源。和人深沐漢化,嘗書漢文,土音亦以漢字書之。土音稱和語,中原語彙,稱之曰漢語。近世西風東漸,格致玄理之學,不能一一轉譯,輒取其音而用,皆稱外來語。

五音源流圖

互聯網之中,每見日語,但次於英語漢語西班牙語,位當第四。帕勞昂奧爾州以為通用語言。

日語形似阿爾泰諸語而言不通,音若南島諸語而詞不達。其詞多取於漢,兼書漢字者,其實不通漢言。日語序屬黏著語,言詞虛實之分,判若涇渭。實字間須接虛字數種,否則不能名之。實字有體用之別,體言者名數及代字也,如體幹不可更易;用言則為動字,可活用是也。動字必有本末,本為其語不可易之,易其末節以知其事,是為活用。寫物之靜字,亦屬此類。動字活用,種類各異,以段稱之。虛字多以假名書之,用之以順章句,通文理也。詳説於下。

日語之文法,黏着語也。其文法通序,則為主、賓、謂。異於漢文主謂賓之序。

  • 漢文:我擊之。
  • 現代日語:我也助字以示話題也之を助字以示賓次也打つ擊也

其句中助字,若「」若「」,書語必有,口語則可無。

古時和人有語無文。至時與中原同好,習漢文而書史。然和語大異於漢,不能筆錄,乃依其土音假借漢字,或訓其語,是為借字。人稱之真假名,亦謂萬葉假名,《萬葉集》也。桓武以降,士人簡草書為平假名,取字部作片假名,盡表音聲,復稱漢字為真名,並為文字,歷代三者混書無礙。近世或以漢字繁冗難學,請廢漢用假名者,然字詞同聲者甚眾,終不能行。明治三十三年,初立字法,定假名正字,以供庠序。二戰後,再定文法,使同言文,簡字體,限漢字,終至今時。

日語音,子音有九(/k//s//t//n//h//m//y//r//w/),母音有五(/a//i//u//e//o/),而音節皆。則子音須接母音,爲一音節。例不有直k音,有ka音。故,假名表皆一音節也,如漢字然。

但自中古促音撥音拗音,是爲例外。促音與撥音出子音脱落,拗音出漢字音表記。

其方言流布,俱限日本島,北至北海,南及九州,辨分四類,曰東、西、九州方言與琉球音是也。以江戶音為正。古時都於山城,嘗以音為雅。東國既興,復定正音,與西國稍異。至於九州與東北,音律參差,各地不同。琉球音,又謂琉球日語沖繩辯,因間雜琉球語,而殊異於日本他處。

和人古時好,歌集多傳世。亦識文,好作物語,即小說也,沿至今世不絕。

訓讀

漢文 和文
力拔山兮氣蓋世
時不利兮騅不逝
騅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力は山を拔き氣は世を蓋ふ
時利あらずして騅逝かず
騅の逝かざる奈何にすべき
虞や虞や若を奈何せん

日本人讀漢文之時,爲訓讀。字之有訓依其意,如「山」爲「やま」之類。「やま」者日本固有語而意山也。

用言於日文,語形變。亦語順相違。然漢文莫其。而補「活用語尾」日語謂「送假名」與「返點」,以讀爲日文。

用之者,欲解文意以母語也。唯或爲日文而不曉暢。

今訓讀文在諺中也。

漢文者簡潔明瞭之文,然則敷衍東亞如斯,亦能解以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