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志

墨家
墨士
墨子禽滑釐耕柱子胡非子

巨子
孟勝田襄子腹䵍
墨經

墨子

墨術

墨辯

守道

三表

墨義

非攻

非樂

非命

尚同

尚賢

非儒

天志

明鬼

節葬

節用

兼愛


天志者,之所宗也。墨子以為,天者,能覺人事之大他者兼規則是也,其能明是非,辯善惡,故其以天意為法之根柢。墨子以為,其天志之說超然於時、世,以為規律,故「天下無人,子墨子之言猶在也」。墨子非命,然天者,能覺人事也,人順之,故天亦順人,是故非命也。

詮述

昔世人罪於家長、罪於國君,焉有鄰家鄰國以避,然晏日而得罪,雖處於林谷幽門,天必見之,故天者,能覺人事之大他者是也。

若為能覺人事者,必有所好。天之所好者,率天下之百姓以從事於義;若人為天之所欲,則天亦為我所欲也。然人好福祿而惡禍祟,人不事天之所欲,則天不事人之所欲。墨子嘗觀天下,「有義則生,無義則死;有義則富,無義則貧;有義則治,無義則亂」,是故天有所欲也。

墨子以為,義必由上及下,下同上義,則必有上位政之。天子者,天下之窮貴者也,若為窮貴,當不可不順天。後言若順天意,則兼相愛,交相利,反之得其反。是故得賞,得罰也。

後疑何以知天愛民乎?民處之於四海,食粒者,莫不犓牛羊,豢犬彘,潔為粢盛酒醴,以祭祀於上帝鬼神,天有此民,何弗愛哉?故天愛民也。

墨子言順天意者,義政也。反天意者,暴政也。是故「處大國不攻小國,處大家不篡小家,強者不劫弱,貴者不傲賤,多詐者不欺愚。此必上利於天,中利於鬼,下利於人,三利無所不利,故舉天下美名加之,謂之聖王」。

欲行仁義者,其何由產,不可不察也。墨子言曰:「義不從愚且賤者出,必自貴且知者出。」而天為貴且知,故義從天者出也。有人辯曰:「當若天子之貴於諸侯,諸侯之貴於大夫,傐明知之。然吾未知天之貴且知於天子也。」墨子對之,天子為善,天能賞之;為惡,天能罰之,蓋天貴於天子也。是故今之君子,若欲遵道利民,察仁義之本,則天意不可違也。

且言春秋之亂,悉明於小而不明於大也。遂有義則治,無義則亂,當下同上義,天子從天義也。故子墨子置立天之,以為儀法,天之志者,義之經也。

別於儒者

皆拜天,悉居,崇三代事,然其天之義有別也。墨子以為,儒禮煩擾而不說,厚葬靡財而貧民,服傷生而害事,故背道而行政。自言其「北方之鄙人」,以為天覆萬物,人無處匿也,故順天而為也。鴻烈以為,義即之法儀,以為圭臬,而正義源於天,故當法天。而圭臬者,何邪?墨子三表對之,曰本,曰原,曰用。是故其所宗者,當溯之於三表,古之聖王以為本,以釋義之異而抗之。雖然,二者好好古,然墨舉上古聖王事,以明兼愛之道也;儒法古事,世人當循而不做也。

篤信天命,以為至上,而遠鬼神。以為,天外有鬼神,亦主人事,當順之也。

以為,當閱經讀詩而可怡性,涵養德行;墨子以為,人欲生惡,當從天志以抗之。是故以性本善,以性本惡為基也。

以為,聖人有愛而無利;以為,天欲使人兼相愛、交相利也。

以為,世亂蓋人不法古,以為,世之亂蓋人之義異,生於無政長,不順於天也。

  • 《墨子 · 天志》
  • 《墨子 · 尚同》
  • 《墨子 · 兼愛》
  • 《中國法律思想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