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愛

墨家
墨士
墨子禽滑釐耕柱子胡非子

巨子
孟勝田襄子腹䵍
墨經

墨子

墨術

墨辯

守道

三表

墨義

非攻

非樂

非命

尚同

尚賢

非儒

天志

明鬼

節葬

節用

兼愛


兼愛者,墨之所宗也。墨子謂之「兼相愛」。見諸《墨子·兼愛》。其理法源於「天志」之說,循天志者,世人得以兼相愛,交相利,反之者,墨子謂之「別相惡,交相賊」也。

詮述

所謂聖人,治天下者也,必知亂之所起,焉能治之也。而亂之所起,蓋墨子言蓋世人不相愛也。後墨子嘗論盜賊者,賊愛其室,弗愛他室,是故利己弗利他,此不相愛者也。若天下兼相愛,國不想攻,家不相愛,此為治也。聖人即以政為業,惡得不禁惡而勸愛邪?是故必興天下之利,除去天下之害,墨子以為,天下之害蓋相害而生焉,亦此之過,強必執弱,富必侮貧,貴必敖賤,詐必欺愚也。

即是成,亦當非之,何以易之邪?墨子言曰:「以兼相愛交相利之法易之。」昔世人以為難及之,墨子對之,謂士人不識其利,辯其故也。若愛人得利,則人必從之,是故兼愛之難,蓋上弗以為政,士不以為行故也。有人言「然,乃若兼則善矣。雖然,不可行之物也。」墨子對之,昔治天下,疏河以利萬方之民,及至文王治西土,其不以強侮弱,不為眾庶侮鰥寡,吾今宜行矣。是故今之君子,慾富天下,惡其貧者,悉當兼相愛,交相利也。

贊源以為,兼愛者,一為普世之愛;二為交相利之愛;三為愛人利人之愛;四為無級無異之愛;五為越時空之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