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毌丘儉仲恭河東聞喜人也。襲父爵,為平原侯文學。

毌丘儉將步騎萬人出玄菟高句麗

明帝即位,為尚書郎,遷羽林監。以東富之舊,甚見親待。出為洛陽典農。時取農民以治宮室,儉上疏曰:「臣愚以為天下所急除者二賊,所急務者衣食。誠使二賊不滅,士民饑凍,雖祟美宮室,猶無益也。」遷荊州刺史

青龍中,帝圖討遼東,以儉有幹策,徙為幽州刺史,加度遼將軍使持節護烏丸校尉。率幽州諸軍至襄平,屯遼隧右北平烏丸單于寇婁敦遼西烏丸都督串眾王護留等率眾五千餘人降。公孫淵逆與儉戰,不利,引還。明年,帝遣太尉司馬懿統中軍及儉等眾數萬討淵,定遼東。儉以功進封安邑侯,食邑三千九百戶。

正始中,儉以高句驪數侵叛。督諸軍步騎萬人出玄菟,從諸道討之。大戰梁口,屠句驪所都,斬獲首虜以千數。六年,復征之,遣玄菟太守王頎追之,誅納八千餘,論功受賞,侯者百餘人。穿山溉灌,民賴其利。遷左將軍假節豫州諸軍事,領豫州刺史,轉為鎮南將軍諸葛誕戰于東關,不利,乃令誕、儉對換。誕為鎮南,都督豫州。儉為鎮東,都督揚州太傅諸葛恪合淝新城,儉與文欽禦之,太尉司馬孚督中軍東解圍,恪退還。

初,儉與夏侯玄李豐等厚善。揚州刺史前將軍文欽,驍果粗猛,數有戰功,怨魏日甚。儉以計厚待欽,情限好洽。欽亦感戴,投心無二。正元二年正月,有彗星數十丈,西北竟天,起于吳、之分。儉、欽喜,以為己樣。遂矯太后詔,罪狀大將軍司馬景王,移諸郡園,舉兵反。迫脅淮南將守諸別屯者,及吏民大小,皆入壽春城,為壇於城西,歃血稱兵為盟,分老弱守城,儉、欽自將五六萬眾渡淮,西至項。儉堅守,欽在外為遊兵。

大將軍統中外軍討之。別使諾葛誕督豫州諸軍從安風津擬壽春,征東將軍胡遵諸軍出於譙、宋之間,絕其歸路。大將軍屯汝陽,使監軍王基督前鋒諸軍據南頓以待之。令諸軍皆堅壁勿與戰。儉、欽進不得關,退恐壽春見襲,不得歸,計窮不知所為。淮南將士,家皆在北,眾心沮散,降者相屬,惟淮南新附農民為之用。大將軍遣兗州刺史鄧艾泰山諸軍萬余人至樂嘉,示弱以誘之,大將軍尋自洙至。欽不知,果夜來欲襲艾等,會明,見大軍兵馬盛,乃引還。大將軍縱驍騎追擊,大破之,欽遁走。是日,儉聞欽戰敗,恐懼夜走,眾潰。比至慎縣,左右人兵稍棄儉去,儉獨與小弟秀藏水邊草中。都尉張屬就射殺儉,傳首京都,夷儉三族。儉有弟及子。甸官至治書侍御史

  • 陳壽:「毌丘儉才識拔幹。」

  • 《三國志·魏書·毌丘儉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