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魏高平侯諸葛誕公休後漢琅邪陽都人,蓋後也。

初以誕為尚書郎,遷榮陽,又入為吏部郎。累遷禦史中丞尚書,與夏侯玄鄧颺等相善。明帝惡之,免誕官。

正始初,帝崩,復以誕為禦史中丞、尚書,出為揚州刺史,加昭武將軍

王淩之陰謀也,太傅司馬懿潛軍東伐,以誕為鎮東將軍假節都督揚州之諸軍事,封山亭侯諸葛恪興東關,遣誕督諸軍討之,與戰,不利。還,徙為鎮南將軍

毋丘儉文欽反,遣使詣誕,招呼豫州士民。誕斬其使,露布天下,令知儉、欽凶逆。

大將軍司馬師東征,使誕督豫州諸軍,渡安風津壽春。儉、欽之破也,誕先至壽春。壽春中十余萬口,聞儉、欽敗,恐誅,悉破城門出,流進山澤,或散走入

以誕久在淮南,乃復以為鎮東大將軍儀同三司、都督揚州。吳大將孫峻呂據留贊等聞淮南亂,會文欽往,乃帥眾將欽徑至壽春。時誕諸軍已至,城不可攻,乃走。誕遣將軍蔣班追擊之,斬贊,傳首,收其印節。進封高平侯,邑三千五百戶,轉為征東大將軍

甘露元年冬,吳賊欲向徐堨,誕復請十萬眾守壽春,又求臨淮築城以備寇,內欲保有淮南。朝廷自微疑誕,以誕舊臣,欲入度之。

二年五月,征為司空。誕被詔書,愈恐,遂反。召會諸將,自出攻揚州刺史樂綝,殺之。斂淮南及淮北郡縣屯田口十余萬官兵,揚州新附勝兵者四五萬人,聚穀足一年食,閉城自守。遣長史吳綱將小子至吳請救。吳人大喜,遣將全懌全端唐咨王祚等,率三萬眾,密與文欽俱來應誕。以為誕左都護假節大司徒驃騎將軍青州、壽春侯。是時鎮南將軍王基始至,督諸軍圍壽春,未合。咨、欽等從城東北,因山乘險,得將其眾突入城。

六月,大將軍司馬昭督中外諸軍二十六萬眾,臨淮討之。議者多欲急攻之,昭曰:「城固而眾多,攻之必力屈,若有外寇,表裏受敵,此危道也。今三叛相聚於孤城之中,天其或者將使同就戮,吾當以全策縻之,可坐而制也。」使基及安東將軍陳騫等四面合圍,表裏再重,塹壘甚峻;又使監軍石苞兗州刺史州泰等,簡銳卒為遊軍,備外寇。欽等數出犯圍,逆擊走之。吳將朱異再以大眾來迎誕等,渡黎漿水,泰等逆與戰,每摧其鋒。孫綝以異戰不進,怒而殺之。城中食轉少,外救不至,眾無所恃。

將軍蔣班焦彝,皆誕爪牙計事者也,棄誕,逾城自歸昭。昭乃使反間,以奇變說全懌等,懌等率眾數千人開門來出。城中震懼,不知所為。

三年正月,誕、欽、咨等大為攻具。晝夜五六日攻南圍,欲決圍而出。圍上諸軍,臨高以發石車火箭逆燒破其攻具,弩矢及雨下,死傷者蔽地,流盈塹。復還入城,城內食轉竭,降出者數萬口。欽欲盡出北方人,省食,與吳人堅守,誕不聽,由是爭恨。欽素與誕有隙,徒以計合,事急愈相疑。欽見誕計事,誕遂殺欽。

欽子將兵在小城中,聞欽死,勒兵馳赴之,眾不為用。鴦、虎單走,逾城出,自歸昭。軍吏請誅之,昭赦鴦、虎,表為將軍,各賜爵關內侯。乃使將兵數百騎馳巡城,呼語城內雲:「文欽之子猶不見殺,其餘何懼?」城內喜且擾,又日譏困,誕、咨等智力窮。昭乃自臨圍,四面進兵,同時鼓噪登城,城內無敢動者。誕窘急,單乘馬,將其麾下突小城門出。司馬胡奮部兵逆擊,斬誕,傳首,夷三族。誕麾下數百人,坐不降見斬,皆曰:「為諸葛公死,不恨。」其得人心如此。唐咨、王祚及諸裨將皆面縛降,吳兵萬眾,器仗軍實山積。

誕以二年五月反,三年二月破滅。六軍按甲,深溝高壘,而誕自困,竟不煩攻而克。

特徵

人有所屬托,輒顯其言而承用之,後有當否,則公議其得失以為褒貶,自是群僚莫不慎其所舉。誕傾帑藏振施以結眾心,厚養親附及揚州輕俠者數千人為死士。


家屬

堂兄弟

  • 三國志》評曰:「王淩風節格尚,毋丘儉才識拔幹,諸葛誕嚴毅威重,鐘會精練策數,咸以顯名,致茲榮任,而皆心大志迂,不慮禍難,變如發機,宗族塗地,豈不謬惑邪!」

  • 《三國志·魏書·王毋丘諸葛鄧鐘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