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齊廢帝東昏侯諱寶卷,字智藏,明帝第二子也。本諱明賢,明帝輔政後改焉。建武元年,立為皇太子。

東昏侯
名諱 蕭寶卷
生卒 永明元年永元三年
在位 永泰元年永元三年
政權 蕭齊
先君 齊明帝
嗣君 齊和帝
年號
永元

永泰元年七月,明帝崩,以太子立。遺詔委徐孝嗣江祏、祏弟、帝舅劉暄始安王遙光蕭坦之陳顯達崔惠景等諮政。至是祏、祀、暄、遙光、孝嗣、坦之等更直內省,分日帖敕。帝動止關諮,稍欲行意,常裁折之,深忿之。蕭衍刺雍州,聞之,謂張弘策曰:「一國三公猶不堪,況六貴同朝,勢必相圖,亂將作矣。」

十一月,立皇后褚氏。明年正月,大赦,改元永元。四月,立皇太子誦。

七月,帝失德浸彰,祏議廢帝,祀勸祏立始安王。祏意回惑,以問坦之。坦之時居母喪,不肯祏議,遂還宅行喪。暄忌失元舅之尊,不同祏議;故遲疑久不決。遙光怒,遣左右刺暄於青溪橋。暄覺之,遂發祏謀,帝命袁文曠誅祏、祀兄弟。八月,遙光據東府反,都下戒嚴,遣坦之討,斬之。九月,祏等既敗,帝自是無所忌憚。遙光死二十餘日,殺坦之、曹武,又殺暄。十月,賜藥孝嗣、沈文季

十一月,顯達聞帝戮顧命大臣,懼禍,舉兵反於尋陽,敗胡松於採石。十二月攻建康,顯達戰死西州,亂平。

二年正月裴叔業懼,以壽春降魏。[一]三月,命慧景攻壽春。慧景於廣陵反,舉兵內向。命左興盛督水軍,王瑩屯軍北籬門禦之。慧景至,瑩等敗績。慧景入建康,臺城內閉門拒守。衍兄興兵入援。四月,慧景棄眾走,斬之。以懿為尚書令。

七月夜,宮內火,唯東合內明帝舊殿數區及太極以南得存,餘皆蕩盡。

懿有大勳,帝忌其威權。嬖臣茹法珍等知上意,譖懿,十月賜懿與弟暢死。懿曰:「家弟在雍。」帝深憂之,十一月使蕭穎胄起兵於荊州討之。聞兄弟死,即日建牙集眾,穎胄乃與衍合。十二月,衍起兵於襄陽。次年三月奉南康王寶融即皇帝位于江陵,改元中興,僭封帝為涪陵王。

八月,以李居士總督西討諸軍事,屯新亭。九月,衍至南豫州。居士與衍軍戰於新亭,見敗。十月,王珍國復敗於朱雀航徐元瑜以東府城降。桓和入衛京師,屯東宮,尋亦降衍,於是閉宮城門自守。城內軍事委珍國,張稷入衛,以稷為副,實甲猶七萬人。

十二月,帝方在含德殿調笙歌,珍國與稷等率兵入殿,弒廢帝,時年十九,斬首送衍。衍以宣德太后令,降東昏侯,廢褚后、太子誦為庶人。衍又縊潘妃,納余妃,[二]誅嬖臣法珍等。有宮人吳氏始孕,匿不言,及生,衍以為己子。後奔仕魏,封丹陽王,尚公主。[三]

帝在東宮,便好弄,不喜書學,嘗夜捕鼠達旦,以為笑樂。建武二年,納褚氏為太子妃而無寵。帝謂左右曰:「若得如山陰主無恨矣。」山陰主,明帝長女也,後遂與之為亂。[四]初立,臨喪大笑,以君臣為戲。與左右刀,敕殺諸宰臣,無不如意。性重澀少言,不與朝士接,唯親信閹人及左右御刀應敕等。初任徐世檦為將,凡有殺戮,皆其用命。世檦亦知帝昏縱,密謂其黨法珍、梅蟲兒曰:「何世天子無要人,但阿儂貨主惡耳。」法珍等爭權,以白帝。帝惡其凶強,以二年正月,遣禁兵殺之,世檦拒戰而死。自是法珍、蟲兒用事,並為外監,口稱詔敕;王咺之與相唇齒,專掌文翰。其餘二十餘人,皆有勢力。

顯達事平,帝便自得志,無所忌憚,日日出遊,不欲令人見之,驅斥百姓,唯置空宅而已。常以夜三四更,鼓聲四出,火光照天,幡戟橫路,遇人則立殺之。嘗至沈公城,有孕婦臨產,不能避,因剖腹視其男女。士民震驚,樵蘇絕路。又好擔幢,戴金箔帽,著織成褲褶,乘馬馳驅,晝夜不息。帝有膂力,白虎幢七丈五尺,齒上擔之,折齒不倦。左右隨帝出遊,輒入富室取物蕩盡。百姓困盡,號泣道路。

又信鬼神,迎蔣侯神入宮,晝夜祈禱。慧景事平,遂加位相國,末又號為「靈帝」,車服羽儀,一依王者。宮內遭火後,更起芳樂、芳德、仙華、大興、含德、清曜、安壽諸殿,又別為潘妃起神仙、永壽、玉壽三殿。刻畫雕彩,青灊金口帶,麝香塗壁,錦幔珠簾,窮極綺麗。鑿金為蓮花以貼地,令潘妃行其上,曰:「此步步金蓮也。」與潘妃在宮為戲市。縶役工匠,自夜達曉,猶不副速,乃剔取諸寺佛剎殿藻井、仙人、騎獸以充足之。及衍起兵困臺城,城防巧手,悉令作殿,晝夜不休,金銀雕鏤雜物,督工倍急。騎馬宮殿,遊戲如常。

南齊書曰:「東昏侯亡德橫流,道歸拯亂,躬當翦戮,實啟太平。」

家屬

  1. 永元二年正月,裴叔業降魏。二月,魏軍未渡淮河,叔業病死,兄子植實降壽春。
  2. 《資治通鑑·梁紀一》
  3. 《北史·蕭寶夤兄子贊傳》
  4. 《南史·后妃上》

  • 蕭子顯:《南齊書·本紀七·東昏侯傳》
  • 李延壽:《南史·齊本紀下·廢帝東昏侯》
  • 司馬光:《資治通鑒·齊紀八、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