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維基大典 β

蘇我馬子

蘇我馬子平假名そが の うまこ),大臣稻目子也,欽明帝十三年生。性習武略,且有才辨,深敬佛法。

敏達帝元年,為大臣。五八四年,鹿深臣、佐伯連,往百濟,得彌勒石條及佛像各一軀而還。馬子請求之,使鞍部司馬達等、池邊冰田,往于四方,訪修道者。二人抵播磨,得還俗者高麗慧便,馬子尊以為師。又度善信禪藏慧善三尼,崇敬尤篤。令冰田、達等,供給衣食,造佛宇於宅東,置彌勒石像。請三尼,大設齋貪會。達等得舍利於齋飯上,獻之。馬子試以鐵碪鎚摧之。碪鎚共摧,舍利不壞。又投之水,浮沈從其所欲。馬子、冰田、達等大驚異焉,益信勤修。又造佛殿於石川宅。於是佛法始行於倭。

十四年二月,起塔於大野丘北,設大齋會。藏達等所贈舍利於塔柱頭。馬子有病,卜之。卜者曰:「父稻目所祭之佛為祟也。」馬子奏其占狀。詔令拜其佛祭之。時國內多疫死,物部守屋奏滅佛法,自抵寺燒佛像塔殿,毀辱馬子及其徒,執三尼而禁錮之。馬子啼泣。六月,馬子奏曰:「臣疾久弗瘳。不得三寶之力,則不可救治。」詔還三尼於馬子。馬子大喜,乃禮三尼,新營精舍居之。

敏達帝崩,群臣誄於殯宮。馬子佩刀而誄,守屋笑曰:「如中箭之鳥雀。」馬子恚焉。次至守屋,守屋手足震慄,馬子笑曰:「可懸鈴矣。」由是怨憤漸深。用明帝即位,馬子仍為大臣。二年四月,帝病篤,詔欲崇佛法。守屋與中臣勝海固陳不可。馬子曰:「唯詔之從,誰生異計?」乃與皇弟,引豐國法師入宮。守屋大怒,遂聚兵自備。大伴比羅夫手執弓矢,守馬子槻曲之家。

用明帝崩,守屋謀立穴穗部皇子天皇。馬子奉皇后炊屋姬命,使佐伯丹經手、土師磐村、的真嚙,殺穴穗部皇子。既而勸諸皇子及群臣,謀除守屋。相與率兵圍攻守屋。守屋兵強,諸軍三退。馬子與廄戶皇子,發誓祈勝。馬子誓曰:「凡諸天王、大神王等,助我獲克。當創建寺塔,興隆三寶!」誓已,勵兵進戰。述見赤橋射殺守屋。亂平,馬子造法興寺於飛鳥,至推古帝四年而成。敕以子善德為寺司。

崇峻帝即位,為大臣如故。帝甚惡馬子驕恣專權。五年十月,有獻山豬者,帝指豬曰:「朕有所疾,何日得斬之如豬頭!」多設兵仗於宮中。馬子聞之大懼,招聚其黨,潛謀逆弒。詐稱進東國調,竊使東漢駒行弒。宮中人大驚擾,馬子使人收之。於是人始知馬子所為,而無敢言者。馬子深德駒,贈遺豐厚,常令出入臥內。。駒密姦馬子女河上娘,竊匿為妻。既而事覺,馬子大怒,縛駒庭樹,繫髮枝上,將射之。責其罪曰:「賊奴轎而愚,輒弒天皇!」駒大呼曰:「我當時唯知有大臣,不知有天皇!」馬子益怒,自取劍刲其腹,遂斬其首。

推古帝時,馬子彌專威福。及其病,男女一千人為之出家。嘗與皇太子奉敕,撰《天皇記》、《國記》及《臣連伴造等本紀》。三十二年,馬子令阿曇連、阿倍麻呂奏曰:「葛城縣,臣之舊里也。因縣以為氏。是故常欲賜其縣為封戶。」帝詔曰:「朕,蘇我氏之出,而大臣則朕舅也。大臣之所言無不從,夜則不俟明,日則不至昏。然當朕之世,遽失此縣,後世必言以:『婦人臨天下,愚而妄失縣邑。』如此則豈惟朕之受譏,大臣亦蒙不忠之名。」終不聽。

三十四年,薨,葬于桃原。馬子家於飛鳥河上,穿池築島,因稱島大臣。子蝦夷、倉麻呂。倉麻呂四子,石川麻呂、日向、連子、赤兄。蓮子,大紫大臣。石川麻呂、赤兄自有傳。

攷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