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管仲姓,氏,名夷吾,字,諡曰春秋者,潁上人,周穆王之後也。

齊釐公八年生,管仲之先為姬姓後,與同宗也。仲之父大夫,後家中衰,至仲時已貧。嘗與鮑叔牙同賈而敗,而賈者時為之賤也。其嘗遊諸地,見諸人,而積之廣也。嘗為兵而逃之,幾欲為官,然皆無成。

三十三年,釐公薨,留子三,太子諸兒公子糾公子小白。太子諸兒立,是為襄公。時,管仲與鮑叔分佐公子糾與公子小白。既而,襄公與其妹文姜秘通,醉殺魯桓公。文姜者,桓公之妻也。此,管仲知齊必亂。公子糾之母,君女,故夷吾與召忽則保公子糾奔魯以避之。

襄公十二年,齊內亂,兩公子皆在亡,聞之,皆欲圖歸,以奪君之位。魯莊公聞齊無君,亦急,即以師送公子糾,後見公子小白先發還。管仲乃請先,率三十乘至邀公子小白。諸人過即墨方三十里,正遇公子小白之大車。管仲俟公子馬近,則操矢當射之,中之,公子遂倒。管仲謂公子已死,遂率眾歸。實公子未死,中其帶鉤也,而公子則以舌偽之。以此,公子與鮑叔益警,乃速至齊也。公子使鮑叔先入以說之,齊正卿高氏、國氏皆從護立小白,公子小白乃入,而立,此即桓公也。

桓公元年,桓公新立,急得有才者以輔之,故欲以鮑叔為齊相。而鮑叔以其才不如管仲者,欲使齊霸,須用管仲也。

管仲與公子糾皆以小白死,更無人與之爭立,亦不遽行。六日至齊。方至齊,不意齊已有君,新君乃小白。魯莊公聞齊有新君,怒甚,即以兵攻齊,欲以甲戈而奪君。戰於乾時,管仲言當以小白未定而速攻,莊公曰:「若如汝所料,小白已射之。」遂不聽管仲之言,果遇伏,師敗績,公子糾與管仲隨公北歸魯。齊兵乘勝,入魯境也。桓公遺書與魯公,使魯殺公子糾,納夷吾與召忽。不然齊將攻魯。魯莊公聞之與大夫施伯計,施伯謂齊欲得管仲者,非殺之,所以用之為政也。以管仲之器世間少有,其為政者國必強霸也。若管仲用於齊,則為魯之患也。故施伯欲殺之,將其屍還於齊。而鮑叔牙以計謂桓公恨管仲,必欲殺之。且魯公新敗,聞齊兵壓境,甚懼,故不從施伯之言。為齊所迫,遂殺公子糾,並將管仲、召忽擒之,將二人送齊公,以期退之。

管仲知是鮑叔之謀,遂令押者馳赴齊。至齊,經鮑叔之言,桓公擇吉日,以至大禮,親迎管仲,以謂管仲之重。又使天下之人皆知公之賢達也。桓公迎仲,聊三日,以投機,齋戒三日,遂拜相,並稱管仲為「仲父」也。

桓公得管仲,先攻,滅之;又與等盟之,又滅,威服魯,遂為五霸之首。

及後北伐山戎,又與盟,復會葵丘,齊遂昌。此皆管仲之功也。

四十一年,薨。管仲將死,桓公問何可代相,管仲遂薦公孫隰朋,又請公遠開方豎刁易牙三人。後,公孫隰朋、鮑叔牙為相,皆從管仲之制。管仲之後皆拜大夫,遂為世家

著作

今有《管子》存於世。

引據

  • 史記·齊太公世家》
  • 《史記·管晏列傳》
  • 《管子》
名言精句,具錄於維基語錄︰管仲
美辭妙篇,具錄於維基文庫︰管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