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馬各本之異

無編輯摘要
扎姆
勝爲士
{{遷|非過馬學}}
{{馬學|哲學=uncollapsed}}
世之病馬學者,其政界之意理、學術之條令,亦多遘矣。其要在內理相合、史觀唯物。至於決擇之談、自繇之辨,而猶據論紛綸,靡所折中。
'''馬學批判''',諸意理、學術之批判而施諸馬學者也。
 
人之宗社會民主主義、民主社會主義者,其言[[社會主義]],必避[[民等競爭]]、[[無產階級治政]]而可及。
 
[[讓鮑德里亞]]以今世之商貨,其「[[符號價值]]」猶甚於[[使用價值]];復言今世非生產之世,乃消費之世也。
 
欲為暴戾革命,使勞民專其政者,非集權不為功也,此哲人常談之。而民人者,非暌孤有情之謂,故西學之言小己,馬學所不取焉。前畫生計、歷史決擇,事在拓都,不為幺匿。是以美計學家弗里德曼言,微市場之自繇,威權難免。此說哈耶克韙之,哈以貲本主義為種人發達之先階,產業分俵,莫非抑勒。至於無政府黨,視集產為畏途,非一日矣,以利權歸公,為貴族賢政,而元元所安,從以不保。右論政界之自繇。
 
==據==
一一六七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