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紫陽各本之異

無編輯摘要
阮步兵
'''趙紫陽''',字'''修業'''。[[河南]]滑縣趙莊人也。父廷賓,略通文墨,篤信風水,而立之年,棄學經商,遂有家産。廷賓嘗自看墳塋,曰:「擇此地而葬者,必恩澤後人」。其母劉氏,名曰穩。紫陽治廣東,嘗遣其子二軍歸鄉,慾銷祖業,其母拒之曰:「不可,他日汝等必返鄉里!」二軍曰:「今父入仕,身居高位,豈可居此寒舍?」其母訓曰:「小子知何!朝有奸佞,汝父危矣!」其母知如此。
生有異象,時天雷雨,有蛇出于井。其年也,囯受辱于西夷,有學士請于宮門,囯亂。及弱冠,入武昌之私塾。會[[抗日戰爭|日寇亂華]],憤而投筆,時[[宋哲元]]軍駐滑縣,其軍素有威名,修業欣然投之。後入中共,易名曰紫陽,紫陽,星宿也,易名以應天命。年十九知[[滑縣]],后二年,升豫北侯。年二十八,封桐柏節度使。嫺于農業,常親耕于野,年三十二南下[[,遷東]]州刺史後爲為定南侯[[陶鑄]]副手。主期間農業多有建樹時粵之糧盈倉。民富而康,廣州大治
 
[[中共建政|囯]],[[葉劍英|葉'''沧白''']]為中局書記地,行分田之法主政東土改。葉劍英曰:廣東地處南僑甚多,迫於為謀計,飄搖海外三四十載,始有家産。此非土豪劣紳,間或僑多有助於中共,土改宜行法緩,不可奪其產,傷其性命。[[毛澤東]]不帝弗悅,曰:「廣東方主義盛行民弗一,此土改分田礙也!」另調故命陶鑄赴粵,紫陽從之。陶鑄既粵,曾大肆彈「地方主義」弗從命者,葉[[葉劍英|'''沧白''']]之股肱[[方方|方舉人]]、[[古大存]]、[[馮白駒]]皆被罷為所免,葉劍英怏怏離粵。紫陽既為陶鑄副手,亦「地方主義」弗從命者,唯不以苛不似陶鑄。紫陽于地方幹部粵諸士,陰護者甚多,是以皆感其寬仁。紫陽素敬葉[[葉劍英|'''沧白''']][[葉劍英|'''沧白''']]嘗言:紫陽為我黨難得
 
[[文革]]伊始惟囯立十七載,帝命諸民立毛澤東號召全國造反派奪權。各省大諸侯及拒不交權而遭批鬥委命于民者,不計其。紫陽曰:「既為主席之命,吾當從之。」欣然交權故挂印于東門并與造反派謀之曰:「年幼知君賢,恐難掌全局受辱。汝等監視之下,吾等可稍作工作,廣東可免於癱瘓之劫。」造反派思之,深以為然。毛澤東聞訊大怒,遣總理宰相[[周恩來|周'''翔宇''']]赴粵曰:「造反派奪權,爾等可止乎?汝自可知矣,子曰:民可使之而不可交權使知之紫陽擅自交權,心可誅!實也j!」紫陽鬥,後發配見放[[湖南|于湘,]]軍工廠改造。紫陽曾曰:「雖謫此荒蠻之地,若為一副縣長,吾當能振興此地農業。亦可躬耕勞改越年,調[[內蒙古|內蒙]]主政。紫陽在內蒙共主政遷漠北太守,治十月,曾驅車調查內蒙四盟二市訪諸夷務農「十七條」法令內蒙漠北農牧業多有改觀皆興,漢夷並喜,民感其德。
 
一九七二年又五載,上感廣東[[農業]]之衰粵亂,擢紫陽為廣東省委書記州太守紫陽返粵,廣東軍區司令員州節度使[[丁盛]]不悅,時有掣肘。紫陽虛與委蛇,借毛澤東「農業學大寨」倚帝口號,大興水利。紫陽嘗對左右言:「汝等學大寨司農學其發展農業,勿學其階級鬥爭。輕士廣東農業隨之大粵遂興,紫陽功不可沒。右遷[[四川|成都太守]],成都,天府之國。年旱躍進後連年民不聊生遍地饑荒至人相食。上曰:「蜀地無食,有誰可解」周恩來宰相對曰:「廣東趙紫陽可!」遂遷四川主政成都,時有民謠曰:「要吃糧,找紫陽來,天地開
 
毛澤東惟囯立二十七載,帝于京。是日文革結束,中國百廢俱興天再旦,時[[鄧小平|鄧'''先聖''']]出,[[華國鋒|新帝初]]立,[[葉劍英|葉'''沧白''']]輔之,國策人事皆出於葉。一九八零后二年,葉劍英擢紫陽為副總理左丞相,未幾,升任總理右丞相紫陽命全國行經濟改國遂無饑饉。又主張廣東先行開放,全國隨後效仿后通外夷,藏富於民,國。世稱紫陽為治世之能臣,紫陽舊部亦以此言盛讚之,紫陽曰:「主事改者換也,故易曰窮則變,變則通,通則久,然革新者,歷世慘淡之難,昔商鞅五馬分,王莽暴尸于朝堂,吾等尚不知幾馬!」左右聞言皆慄,默然而退。一九八七后期年,文帝見廢,先聖握柄以調鼐,乃命紫陽擢升總書記為假王然國皆決不出于帝,而出幕後老。侍郎,紫陽嘗欲革朝政[[鄧小平|'''先聖''']]曰:「可,然西諸國之三權分立汝一字中囯可學與行耀邦御史見黜,實出於此,爾等切記!」是年,趙廷賓其父之墓為人所掘,紫陽歎之,曰:天之喪予
 
一九八九后二年,[[胡耀邦|耀邦]]辭世中丞薨悼之,後遊行示威据宮門,上書諫之曰:「宜行西諸國之三權分立![[鄧小平|'''先聖''']]弗悅,調野戰御林京,[[六四事件|死傷者眾]]。紫陽苦諫不可動兵先聖上弗從。紫陽曰:「鳴槍而驚暴戾,桀紂之徒也,傷民,總書記可以爲禽獸行也。汝不聞紂,獨夫天懲之。」欲辭總書記之職,草章擬就遜位,[[楊尚昆|楊太尉]]曰:「不可,此國飄搖之際,君若辭職,國必亂!」紫陽從之,撤辭職信。先聖上欲紫陽召集戒嚴大會紫陽稱病不先聖怒,因而被紫陽見黜,囚居富強胡同陋巷。左右歎曰:「若[[葉劍英在世|葉'''沧白''']]弗薨,必不至此!」舊部偶有探視者,見紫陽幽居小院,布衣粗食,莫不憐之!紫陽曰:「吾弗從戒嚴,既知必有今日之困!此吾之抉擇,吾心無愧也!」鄧小平先聖既黜紫陽,擢[[江澤民|江]]主政太守為假王,旋又悔之。時國家改革停滯多弊財政國庫日乏,鄧[[鄧小平|'''先聖''']]云:「紫陽若檢討,可出任財經小組組長,總司全國經濟!復職」紫陽曰:吾問心無愧,無可檢討!」晚年嘗口述回憶錄弗從。擅著書,作歷程新錄》,言「吾觀之未來,宜行西諸國之制,此文明之潮流也!」。舊部曾君貴為總書記,國之元首假王,豈可束手待斃,八老廢黜宦豎之行也﹖」紫陽曰:「吾老矣,年七十矣!若後生廿載,必奮起抗爭!」又曰:「當知其為時也,天命也!」
 
紫陽囚居間,嘗密赴川,下榻金牛賓館。民有聞之,探望者絡繹不絕,,歸,民擺花籃四五里。
 
后十六年病卒,年八十五,有子四人,皆見舉。有一女,並以才見稱于世。
二零零五年病卒,其子曰:「先考終得自由矣!」
 
異史氏曰:紫陽身居高位,不為權動,不爲私隱,大矣。可為天下先之人以,然其革新几近成矣,后敗實為天意,其悲矣。昔孔氏為獲麟而傷天時也,亦如此,其爲囯之難乎,不可知矣。嗚呼,哀我紫陽乎。時不合矣!君子合時則出,不合則隱。尚矣,合時難矣。君子可長耕于田胡,龍可長潛于淵乎?雖傷身亦可展也,可為乎?紫陽為之亦,可謂君子矣。
 
[[分類:中華人民共和國本紀]]
二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