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生平

群雄逐鹿

曹操居家,曾有縣官事,淵代引重罪,操營救之,得免。操起兵,以別部司馬騎都尉從,遷陳留潁川太守。及與袁紹戰於官渡,行督軍校尉。紹破,使督徐州軍糧。時軍食少,淵傳饋相繼,軍以復振。昌狶反,遣于禁擊之,未拔。復遣淵與禁並力,遂擊狶,降其十餘屯,狶詣禁降。淵還,拜典軍校尉。濟南樂安黃巾徐和、司馬俱等攻城,殺長吏,淵將泰山平原郡兵擊,大破之,斬和,平諸縣,收其糧谷以給軍士。十四年,以淵為行領軍。

大戰雍涼

操征孫權還,使淵督諸將擊廬江叛者雷緒,緒破,又行征西護軍,督徐晃太原賊,攻下二十餘屯,斬賊帥商曜,屠其城。從征韓遂等,戰于渭南。與操會安定,降楊秋

十七年,操乃還鄴,以淵行護軍將軍,督朱靈路昭等屯長安,擊破南山賊劉雄,降其眾。圍遂、超餘黨梁興於鄠,拔之,斬興,封博昌亭侯。馬超涼州刺史韋康冀城。淵救康,未到,康敗。去冀二百餘里,超來逆戰,軍不利。

十九年,趙衢、尹奉等謀討超,姜敘起兵鹵城以應之。衢等譎說超,使出擊敘,於後盡殺超妻子。超奔漢中,還圍祁山。敘等急求救,諸將議者欲須操節度。淵曰:「公在鄴,反復四千里,比報,敘等必敗,非救急也。」遂行,使張郃督步騎五千在前,從陳倉狹道入,淵自督糧在後。郃至渭水上,超將氐、羌數千逆郃。未戰,超走,郃進軍收超軍器械。淵到,諸縣皆己降。韓遂在顯親,淵欲襲取之,遂走。

初,枹罕宋建因涼州亂,自號河首平漢王。操使淵帥諸將討建。淵至,圍枹罕。月餘拔之,斬建及所置丞相已下。淵別遣張郃等平河關,渡河入小湟中,河西諸羌盡降,隴右平。操下令曰:「宋建造為亂逆三十餘年,淵一舉滅之,虎步關右,所向無前。仲尼有言:『吾於爾不如也。』廿一年,增封三百戶,並前八百戶。還擊武都氐羌下辯,收氐穀十餘萬斛。

操西征張魯,淵等將涼州諸將侯王已下,與操會休亭。操每引見,以淵畏之。會魯降,漢中平,以淵行都護將軍,督張郃、徐晃等平巴郡。操還。留淵守漢中,即拜淵征西將軍。

定軍山

廿三年,劉備陽平關,淵率諸將拒之。相守連年。廿四年正月,備夜燒圍鹿角。淵使張郃護東圍,自將輕兵護南圍。備跳郃戰,郃軍不利。淵分所將兵半助郃,為備所襲,淵遂戰死。諡曰湣侯。

家屬

 
夏侯氏家譜

  • 夏侯衡,安寧亭侯。
  • 夏侯霸,右將軍,后投
  • 夏侯稱。
  • 夏侯威,兗州刺史。
  • 夏侯榮。
  • 夏侯惠,樂安太守。
  • 夏侯和,河南尹

  • 三國志評曰:夏侯、曹氏,世為婚姻。故惇、淵、仁、洪、休、尚、真等並以親舊肺腑,貴重於時,左右勳業,咸有效勞。
  • 初,淵雖數戰勝,操常戒曰:「為將當有怯弱時,不可但恃勇也。將當以勇為本,行之以智計;但知任勇,一匹夫敵耳。」

  • 《三國志》·魏書九·諸夏侯曹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