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君士坦丁一世

尊稱「君士坦丁大帝」,羅馬首信基督之帝也
君士坦丁一世頭像

君士坦丁一世,或尊稱「君士坦丁大帝」,羅馬首信基督之帝也。名諱弗拉維·瓦萊里烏斯·奧勒里烏斯·君士坦丁·奧古斯都,父君士坦提烏斯,母海倫娜。其母嘗為逆旅女侍,身卑名淺。君士坦提烏斯造其所,甚愛其容,又為喻希臘語計,乃從於軍。羅馬建城一〇二八年,帝生於默西亞奈索斯,殆與父同居奧勒良之營。

四帝共治

戴克里先執政,以君士坦提烏斯性寬宥,善謨猷,俄遷達爾馬提亞之長。逾四年,擢為高盧執政,因故事,尚馬克西米安之女狄奧多拉,遂別帝母海倫娜

帝潛時,為戴克里先僚佐,觀拉丁希臘哲聖之學,習東西戎行之略。謀治青土,經綸軍務,士民頗狎昵之。一〇四六年,君士坦提烏斯進位凱撒。以帝貴胄,眾人嚴重敬肅,咸以為乘輿所繼、國主之嗣也。

一〇四九年,蠻夷寇邊,帝之多瑙河,厥之。明年,波斯復擾,從戴克里先往敘利亞。越明年,又扈伽列里烏斯美索不達米亞

一〇五五年末,戴克里先基督教日盛,卒而信者不殺敵,戍而依者不拒蠻,深然憂之。故使使入阿波羅神廟,咨以司祭。未幾得報,曰壹速滅。俄詔滅教之令,隳聖堂,燔經籍,封寶庫,居吏者皆罷黜,職教者皆械獄。先是,帝已返至尼科米底亞,未有勸進意。

虎口脫險

一〇五八年初,戴克里先馬克西米安相解金紫,禪奧古斯都即皇帝之位於伽列里烏斯君士坦提烏斯,擢塞維魯馬克西米努斯戴亞為凱撒即副帝,以為共治後嗣,帝不躋四帝之列,猶事伽列里烏斯。時其父在特里爾,經略數年,蠻兵遁北,邊燹稍平。帝自謂曰:「戴、伽之厚,非以我之能也,是以作質。一旦山陵崩,吾何將托?」遂俟時而歸。

是年季春,伽列里烏斯行宵宴於宮。適其沉酣,酩酊欲睡,帝避席而前,曰:「微臣之父,遠涉北島即不列顛島,葺陴拒蠻,奉國日多。想贅髀之既無,懷素容其漸老。慈烏之情,唯上幸許。」伽列里烏斯曰:「善。擇日再宴,送君西返。」

宴訖,帝從禁中近侍者三四人,陰出城徑去,夜趨百里,其間多易其驛馬,積勚而死者太半。詰旦,伽列里烏斯覺,聞帝已去,恚拊股而曰:「嗟!貔貅既釋,朕何憧也!」

夏,帝會其父於波諾尼亞。居數日,相與渡海,次軍艾伯拉坎

諸帝紛爭

一〇五九年正月,君士坦提烏斯益不豫。二十五日崩。其舊部、順狄皆舉帝為君。帝乃以書告伽列里烏斯曰:「臣固欲達社稷之興,竭兒女之情,然事有詭戾,勳業未立,奉父日淺,本願弗及。今先考既逝,舊部念其德,故強臣以桂冠,雖欲不受,士卒莫許。特此相聞。」

伽列里烏斯得書,大怒,抵之地,曰:「會須殺此豎子!」左右進曰:「共治以降,海內方平,今非其嗣,徒樹兵耳。莫如聊撫而徐圖除之也。」伽列里烏斯許之,乃遣使使受袞冕,以為凱撒。

帝初即位,兼不列顛高盧西班牙之地,擁萊茵之邊雄旅,嗣父業,竟西北之夷,飭塞防,通道路。事畢,還特里爾,興土木,疏教禁。當是時也,法蘭克人復擾,遂率眾相亢,虜其王以食豺狼,四方夷狄莫有不震懼者。

一〇六〇年,九月,馬克西米安婚以女福斯塔,相與為盟。先是,馬克森提烏斯僭位凱撒,復父奧古斯都之名,伽列里烏斯塞維魯禦之,敗績,塞維魯受拘,尋見戮。馬克森提烏斯俄牾逆,自以為奧古斯都。馬克西米安以子叛,又逋至行在。

賽維魯斯既死,伽列里烏斯益怒,遂移兵義大利,帝時辟居不列顛

一〇六一年十一月,伽列里烏斯會諸帝卡南圖姆,以李錫尼賽維魯之位,馬克西米安復退位。又削帝為凱撒。

一〇六三年,帝復拒蠻於萊茵馬克西米安潛就阿爾勒以奪府庫,更為帝號。帝乃發眾擊之,驅至馬西利亞,克之。未幾,馬克西米安陰慮構陷,泄,竟自戕。

入主羅馬

一〇六四年,李錫尼尚帝妹。馬克森提烏斯素鄙帝,嘗於羅馬見其像,語人曰:「此娼妓小子也。」聞其交聯他帝,益疾之,使大壞其像。帝聞之,率四萬眾,越革賴,疾進蘇薩,下都靈米蘭維羅納諸城,盡收北義大利之地。

一〇六五年十月,帝薄羅馬城。時民心浮搖,流言遂起。馬克森提素信卜書,案《西卜林》,見其辭曰:「十月二十八日,我敵是克。」大悅,乃詔其日逆敵,又即遣卒構浮橋於米爾維橋之旁,其軍駐臺伯之右。至二十八日,帝發兵突進,馬克森提之部被創,欲退城內而守,然浮橋與臺伯相去近甚,振旅不濟,軍陣大亂。未幾,其軍俱擁橋上,浮橋遂解,馬克森提亦崩溺於河。

明日,帝入羅馬城。使搜馬克森提之屍於河中,斷其首,掛於矛,遊街巷,以儆黔首。諸元老亦懼之,乃除名馬克森提,奉帝奧古斯都、四帝之首也。

東西一統

一〇六六年二月,會李錫尼米蘭。詔令基督之徒庇乎法,止宇內迫害之舉。

十月,帝簡拔高盧義大利司教者知北非教司銓選。先是,迦太基執教者死,凱基利安視事,諸僧不悅,詣訟總督,總督阿努利努斯遂白帝。舉會三日,議定凱基利安之位。諸僧頗怨,復請,明年八月,帝復齎錢緡、輿馬等予諸僧,論故事於阿爾勒。巡辯幾旬,依違不決。帝卒罷之。或仍不能息者數上書而言。一〇六九年秋,帝以詔裁,事遂寢。

一〇六八年七月,帝幸羅馬城。時方鑄凱旋門,隆禮相迓。

一〇六九年十月,帝始與李錫尼交兵潘諾尼亞,挫之,李錫尼亞得里亞堡。明年初,又戰於阿迪安西斯,以無所勝而聊為約,帝取色雷斯外之地,又除其子為凱撒,及繈褓亦有所加。

一〇七六年,帝擊哥特部,因入李錫尼所治地。明年,再創,陷尼科米底亞拜占庭李錫尼自解袞冕,詣行在受降。於是貶至庶人,徙居貼薩隆尼加。逾數月,帝竟殺之。尋收其子,亦殺之。蓋羅馬海內,山河表裏,諸帝歸其一也。

後期舉措

一〇七八年,帝預尼西亞之會,決其信經。議曰:「吾儕唯上帝是信。上帝者,全能之父,萬物之主。唯耶穌基督是信,耶穌者,上帝之子,父生亦獨生也。神靈相衍,真命相生,受生非造,其質乃同。天地草木,皆賴其本。為拯世人,耶穌降世,化肉體而蒙難,又復生以升天。主將再臨,德罪立判。聖靈是信。」制曰:「可。」

一〇七九年,帝殺子克里斯普斯后福斯塔。除名。

一〇八三年,帝詔天下,喻以遷都之意。乃定博斯普魯斯海峽西岸名城拜占庭,隰良田,廣宮室,增聖殿,號為「新羅馬」。後鹹以帝諱名之,曰「君士坦丁堡」也。又新鑄錢刻畫遷事,彰明天下。尋使有司收攬四方異教神像禮器,熔之以備鑄幣。

一〇八五年冬,帝與撒瑪提部共亢哥特部,敵凍餒傷死者十萬計。一〇八七年,撒瑪提民變,帝因收其部。或徙其眾至羅馬、伊利里亞致農耕,或從軍旅事。

一〇八八年,帝遣子君士坦提烏斯衛東鄙。

一〇八九年,波斯王之子納塞赫入寇亞美尼亞。帝曰:「亞美尼亞之君雅信聖教,今波斯異徒乃降其禍,非義也。朕必驅之。」遂將於約旦河受洗。是年末,波斯使來,請和,帝不許。明年春,帝不豫,戰事遂寢。

臨崩受洗

一〇九〇年初,疾愈篤,帝知其限,既擇墓室,乃養疴赫爾諾波利斯。日祈禱良久。逾數日,返至尼科米底亞。帝召眾主教,曰:「我主向日受洗於約旦之河,今朕病入膏肓,朝不保夕,會當受洗約旦河中,杜棄罪孽,償補餘債。若主恩延薄祚,朕必從教徒之俗,至於就木之日莫能移焉!」主教尤西比烏首肯,諸僧默然。

一〇九〇年五月廿二日,尤西比烏為帝洗禮,帝噎然頌念,人俱涕泣。是日夜,帝崩於居所,時年六十五。載其靈柩還新京君士坦丁堡,葬聖徒教堂

子嗣

克里斯普斯

君士坦丁娜

海倫娜

君士坦丁二世,長子。治高盧、不列顛、西班牙。

君士坦提烏斯二世,次子。治東方。

君士坦斯一世,治義大利、北阿非利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