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九九六制

工制也。朝九晚九,六日一憩

九九六,工制也,謂巳初上直朝九時也,亥初下直晚九時也,六日一憩。按中國工律,日作八句鐘、週作四十四句鐘者,過之骫法。然自五八同城事覺,效尤亦多,不得其禁,致民怨四起。己亥年二月二十日二〇一九年三月二十六日,有編程師設專案「九九六下人,加護房中鬼」於開源碼庫,譟一時。

人謂逾時勤動之風,東亞最甚,而中國工巧諸公司為尤。昔甲午年二〇一四年阿里巴巴某工,夜請孕假交接,次日死之,坐宮外孕也,過勞隱忍,猶恐歲杪之花紅或缺。網民論之,謂病在工制。越二年,五八同城宣行九九六,網民抗論其執行長姚勁波網誌之下。未幾,公司以工忙自解,然記者訪焉,則員工受之既久,雖其法未載諸典章,而口諭者有之矣。又京東者,電商也,其副總何剛以九九六勉在職者。時會蕭索,物議謂此裁員、減薪之變耳,公司乃稱「不強制」。戊戌年臘月初四二〇一九年元月九日,有贊年會公告九九六,為報界讓。其後,風憲偵之,竟為無過。

至開源碼庫案起,中土騷然。士夫譟於網途知乎新浪微博微信,官府議諸報界人民日報半月談經濟日報,擬排抵其制。然己亥年三月初五二〇一九年四月九日,溘傳「中土瀏覽器,碼庫之案已不得覽」。是月初七西曆是月十一日,馬雲直播,逕謂「九九六,福報也。我躬亦何止此哉,直零零七矣。爾莫肆言法律。工薪股券,豈法之恩,實吾為汝德也」云。雲斯言,憤恚兆民。而碼庫一案,附者彌多,今四海雲湧,聚訟不絕,然尚不乏以中美商戰,謂呼噪者以名利故,滋擾國計,而宵小視之者。

佐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