鳴條之戰

鳴條之役,成湯伐桀,滅夏。

夏桀寵妺喜,重用嬖臣,殺忠臣關龍逢,而謂民及所屬國、部落為虐役。《竹書紀年》載,桀「築傾宮、瑤台、瓊室、仍為立玉門」。《通鑒外紀》言「桀作瑤台,罷民力,殫民財。為酒池糟堤,縱靡靡之樂,一鼓而牛飲者三千人」。桀常以自比日,民憤詛之「時日曷喪,予與汝皆亡」。

夏漸衰時,稍彊於河下流之商部。湯繼後,中遷種治於南亳今河南商丘市東南,更攻夏立國措之。

於夏戰前,湯於賢臣伊尹仲虺之佐下,巧圖,「先為不可勝」,以梟桀之羽翼,孤夏後氏。

湯先遣伊數入夏斟鄩今河南省鞏義市西南為間,得之夏「上下相疾,民心怨」之亂。

時夏大力猶大於商部,湯取先後強弱、絕其翼也,夏力削弱。首排指夏之屬葛今河南商丘市寧陵縣北,以為童子復仇之名起滅葛,遂並力漸滅韋即韋今河南滑縣東南、顧即鼓今河南省范縣東南,卒滅力強者昆吾今河南省許市

當湯止貢夏以試其應時,桀即起九夷之師,將伐商,湯即「謝罪請服,複入職貢」。尋來桀誅大臣、離之問,湯複止於夏之貢,時桀之指揮全聾,九夷之師不起,有緡氏明反。湯以伐桀之時盡也,於是斷令起。

約西元前一六〇〇年,湯伐夏,先之禮誓,《尚書•序》:湯與桀戰於鳴「條之野,作湯誓」。誓後湯簡選良車七十乘,必死之士六千人,合各方軍,取道大回,迂道至夏西襲,夏桀倉卒,西出拒湯,兩軍在鳴條戰。決戰中湯軍奮戰,一舉破桀之中堅,桀敗後依於屬國三朡今山東省定陶縣東一帶,湯乘勝攻滅三朡,桀奔南巢率夷眾今安徽省湖市,尋病終。湯還西亳今河南偃師市西,為了眾諸侯之「景亳之命」會,得三千諸侯,取天下共主之位,夏告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