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末帝

金末帝承麟女真呼敦,國之末君也。向為金將,驍勇善戰,哀宗愛之。

金末帝
名諱 完颜承麟
生卒 生年不明
卒於天興三年正月己酉
在位 天興三年正月己酉
政權
廟號昭宗[一]
先君 哀宗
嗣君 金亡,無嗣君

踐祚

天興元年西元一二三二年蒙古來犯,金都被圍。哀宗徙蔡州,途中棄而去之者甚眾。三年西元一二三四年,自知回天乏術,而拒為亡國之君,遂傳位于承麟。承麟乃太祖阿骨打之父、世祖劾里鉢之後,素來英勇,故傳之。[二]承麟初謝,乃告曰:「朕所以付卿者,豈得己哉;以朕肌肥,不便鞍馬。城陷之後,馳突必難。顧卿平昔以疾聞,且有將略可稱。萬一得免,使祚胤不絕,此朕之志也。」終許之。[三]

駕崩

時值正月己酉儒略曆二月九日,未及登基諸事禮畢,外城已破于蒙宋。哀宗聞而匿于幽蘭軒。末帝前出迎敵,乃寡不敵衆,遂退守内城。未幾忽傳哀宗棄世,末帝乃携百官入哭、賜諡。哀宗後為金、蒙、宋所分,一部歸臨安太廟,又遷大理寺[四];一部為近衛所焚,葬以汝水之上;一部為蒙將塔察兒所獲。[五]

史載「哭奠未畢,城潰」。末帝乃盡一生之力,終死于亂軍。蓋帝享祚之短,世所罕見。

身後

金既亡,蒙古不赦完顔,族人莫不易名改姓,以求保全。初,成吉思汗圖連宋滅金,哀宗與宋求和,遣使語曰:「蒙古滅國四十,以及西夏,夏亡及我,我亡必及宋。唇亡齒寒,自然之理。」宋不許。宋欲收復失地,發兵開封洛陽,遽為蒙古所破。此乃天下易鼎、蒙元代漢之始也。

  1. 續資治通鑒  (第一百六十七卷); 「金穆延烏登行省於息州,與諸將日以歌酒為樂,軍士淫縱;蔡州破,與富珠哩中洛索、瓜勒佳玖珠等送款請降,為金主承麟發喪設祭,上諡曰昭宗。」
  2. 續資治通鑒  (第一百六十七卷); 「承麟,世祖之後拜甡之弟也,拜泣不敢受。」
  3. 金史  (第十八卷)
  4. 宋史·洪咨夔列傳  ; 「此朽骨耳,函之以葬大理寺可也。第當以金亡告九廟,歸諸祖宗德澤,況與大敵為鄰,抱虎枕蛟,事變叵測,顧可侈因人之獲,使邊臣論功,朝臣頌德。且陛下知慕崇政受俘之元祐,獨不鑒端門受降之崇寧乎?然不果悉從。」
  5. 宋史·孟珙列傳  ; 「珙與倴盞塔察兒守緒骨。」

更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