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趙文子莊子朔子也。

初,趙宣子在時,韓厥告趙氏將有難,乃托以存趙宗。晉景公三年下宮之難屠岸賈趙氏。莊子妻成公姊也,有遺腹,匿公宮,公孫杵臼程嬰救之,遂產武。杵臼者,朔客也;嬰者,朔友也。賈聞武產,索宮中。趙夫人置武褲中,祝曰:「趙宗滅,號;不滅,則無聲。」竟無聲。杵臼及嬰患賈復索,乃謀他人嬰兒代武死,嬰遂與武匿山中。

居十五年,景公疾,卜之,大業之後不遂者為崇。韓厥乃進曰:「大業之後者,趙氏也。趙氏有功,而宗滅於,遂為祟。」景公問趙之後,厥如實告。於是景公召趙武匿宮中,與厥謀立武。諸將入問疾,厥以眾脅諸將,令見武。諸將不得已,乃曰:「昔下宮之難,屠岸賈為之,矯以君命,并命群臣。非然,孰敗作難?微君之疾,群臣固且請立趙後。今君有命,群臣之願也。」於是召武與程嬰遍拜諸將,遂反與嬰攻賈,滅其族。復與武趙氏故田。

及武成人,嬰乃辭諸大夫,曰:「我將下報宣子及杵臼。」武頓首固請,不聽,嬰遂自殺。武服齊衰三年,為之祭邑,春秋祠之,世世不絕。

武立十一年欒書廢立公室。由是大夫稍強。

平公十二年,武為正卿。主弭兵會,盟曰:「晉從交相見也。」延陵季子使晉,曰:「晉國之政卒歸於趙武子、韓宣子魏獻子之後矣。」

十七年,武死,諡文子。子景叔成嗣。

紀君祥編《趙氏孤兒》,即武與嬰等故事也。

家屬

  • 《史記·趙世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