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班固,字孟堅扶風安陵人,父

少時,能書詩賦,九流百家之言,無不深究,十六入太學。

固承父業,續纂《漢書》,時人竊指私修國史,見囚。白之曰:「頌其漢德,為鑒後人。」後釋之,明帝重之,更助其業。

復任蘭台令史,詔陳宗、伊敏、孟異等人撰紀,後為郎,典校秘書,又撰列傳,成,合二十八。

章帝朝,任玄武司馬,見召,與諸於白虎觀論五經異同,固成《白虎通義》。七年,可謂已成《漢書》。

元年,其母終,辭官守孝,同時,竇憲出兵匈奴,固與征,任中護軍,行中郎將事,大捷,勒石山之銘,出於固,另撰《竇將軍北征頌》,頌其北征。

固不教學諸子,諸子多不遵法度。固奴斥競,其大怒,不敢現,仇之。四年,竇憲失其勢,賜劍自殺,固為所相坐,且免。競假憲之失勢,罪固,辱之,固終於囚,年六十一。當是時,《漢書》未成。

張輔:「世人論司馬遷班固才之優劣,多以固為勝,餘以為失,遷之著述,辭約而事舉,敘三千年事唯五十萬言;班固敘二百年事乃八十萬言,煩省不同,不如遷一也。良史述事,善足以獎勸,惡足以監戒,人道之常。中流小事,亦無取焉,而班皆書之,不如二也。毀貶晁錯,傷忠臣之道,不如三也。遷既造創,固又因循,難易益不同矣。又遷為蘇秦、張儀、範雎、蔡澤作傳,逞辭流離,亦足以明其大才。故述辯士則辭藻華靡,敘實錄則隱核名檢,此所以遷稱良史也。」[一]

劉勰:「班固、傅毅,文在伯仲。」[二]

引據

  1. 《全晉文·卷一百五》
  2. 文心雕龍·卷四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