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統各本之異

增加 一五五 位元組 、 一四 年前
無編輯摘要
無編輯摘要
曹孟德
無編輯摘要
後與[[周瑜]]等拒破[[曹操]]於[[烏林]],遂攻[[曹仁]],遷為[[校尉]]。雖在軍旅,親賢接士,輕財重義,有國士之風。又從破[[皖]],拜[[盪寇中郎將]],領[[沛]][[相]]。與呂蒙等西取三郡,反自[[益陽]],從往[[合淝]],為右部督。時權撤軍,前部已發,[[曹魏|魏]]將[[張遼]]等奄至津北。權使追還前兵,兵去已遠,勢不相及,統率親近三百人陷圍,扶扦權出。敵已毀橋,橋之屬者兩版,權策馬驅馳,統復還戰,左右盡死,身亦被創,所殺數十人,乃還。橋敗路絕,統被甲潛行。權既禦船,見之驚喜。統痛親近無反者,悲不自勝。權引袂拭之。謂曰:「公績,亡者己矣,苟使卿在,何患無人?」拜[[偏將軍]],倍給本兵。時有薦同郡盛暹於權者,以為梗概大節有過於統,權曰:「且令如統足矣。」後召暹夜至。時統已臥,聞之,攝衣出門,執其手以入。其愛善不害如此。
 
統以山中人尚多壯悍,可以威恩誘也。權令東占且討之,命敕屬城,凡統所求,皆先給後聞。統素愛士,士亦慕焉。得精兵萬餘人,過本縣,步入寺門,見長吏懷三版,恭敬盡禮,親舊故人,恩意益隆,事畢當出,會病卒,時年四十九。權聞之,拊床起坐,哀不能自止,數日減膳,言及流涕,使[[張承]]為作銘誄。二子'''烈'''、'''封''',年各數歲,權內養於宮,愛待與諸子同,賓客進見,呼示之曰:「此吾虎子也。」
 
統二子'''烈'''、'''封''',年各數歲,權內養於宮,愛待與諸子同,賓客進見,呼示之曰:「此吾虎子也。」及八九歲,令葛光教之讀書,十日一令乘馬。後追錄統功,封烈亭侯,還其故兵。後有罪免,令其弟封襲爵領兵。
 
==評==
三三三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