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民生各本之異

考出處不得者盡去矣;據俟後補;「鏡分珠拋,信妄抱柱」,鄭屠妄想耳,所言則無據
(增{{文未準}}模至文內)
丁子君
(考出處不得者盡去矣;據俟後補;「鏡分珠拋,信妄抱柱」,鄭屠妄想耳,所言則無據)
 
西曆[[二零一零年]],閩地[[南平]]案發焉。有'''鄭民生'''者,縱刃於庠序,童豎亡者八,重傷者五。消息出,中外震動。
 
初,鄭為閭館醫,針砭膏敷,良有救治。零九年,醫不得力,禍起。館解之。至一零年,四方覓業不得,營生乏術,漸淪溝壑。適鏡分珠拋,信妄抱柱萬念寢灰遂日狂癡指天地而呼曰:上邪!上邪!不欲吾生也?同死!
 
一日乃袖刃,發狂奔走,至庠序,適蒙童就館,羣集門牆。徑前,箍一童頸,出所袖刃,環刺,童顛僕,血濺塵埃。童皆大驚,四散。複捉一童,及胸而刺,刀沒。頃刻,死傷不計數矣。童懼,哀哭號泣,四野可聞。洙泗而為修羅獄也。有健婦名劉瑞英,掃街,護童於身後,挺帚擊鄭,鄭退。眾人亦至,合力而擒之。當其時,緹騎未至,人皆急切不得近,眾童之免於死者,多賴掃街健婦之力也。
 
此血案既出,旋驚天下。民情激憤,黎元共誅,四月,鄭氏伏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