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古天皇各本之異

無編輯摘要
Ericyuen
'''推古天皇''',諱'''豐御食炊屋姬尊''',[[欽明天皇]]中女也。[[五五四年|欽明天皇十五年]]生,母[[蘇我堅鹽媛]],[[大臣]][[蘇我稻目]]之女也。幼名'''額田部皇女''',姿色端麗,進止軌制。年十八,會[[敏達天皇]]后廣姬薨,遂立為皇后。
 
[[五九二年|崇峻天皇五年]],[[大臣]][[蘇我馬子]]弒君,立額田部皇女為[[天皇]]。蓋額田部皇女[[蘇我氏]]所出,又具[[私部]]。又以[[聖德太子|厩戶皇子]]為皇太子,亦蘇我氏所出,馬子遂得以外戚攝理政事。既即位,居[[飛鳥宮]],近蘇我氏也。[[飛鳥時代]]是始。
 
往者失[[任那]],國中常思復之。崇峻間移兵[[筑紫]],圖北渡伐[[新羅]],未發而帝崩,遂駐筑紫。[[五九五年|推古天皇三年]]方還。兵事未成,新羅懼倭南來,乃獻[[鵲]]以示恭順。倭以其貢少,[[公元六百年|八年]],以境部臣為大將軍,穗積臣為副,則將萬餘眾,為任那擊新羅。於是直指新羅,以泛海往之,攻五城而拔。於是[[新羅真平王]]惶之,舉白旗,割多多羅、素奈羅、弗知鬼、委陀、南迦羅、阿羅羅六城。
 
[[六零一年|次年]],始營[[斑鳩宮]],同年,新羅復侵任那,乃使[[阪本康手]]臨[[百濟]],詔急救任那。[[六零二年|十年]],以[[來目皇子]]為擊新羅將軍,屯筑紫島郡。[[六零三年|十一年]]來目皇子急病薨,以其兄[[當麻皇子]]為征新羅將軍,命往筑紫領軍。至[[播磨]],從妻舍人姬王薨,當麻皇子遂返。自後無復征新羅
 
冬十二月,皇太子倣西國,行[[十二階官位]]。[[六零四年|十二年]]始授百官。時[[百濟]]僧[[觀勒]]獻曆書,遂於是年正月倭始用曆。夏四月,皇太子作《[[憲法十七條]]》,定禮制,揚[[佛教]],定天皇之號。多營佛封於畿內。
 
[[六零七年|十五年]],以[[小野妹子]]為遣隋使,奉表,貢方物。表曰:「日出處天子至書日沒處天子無恙。」[[隋煬帝]]不悅,曰:「蠻夷書有無禮者,勿復以聞。」仍遣文林郎[[裴清]]來使,居難波新館。既還,妹子奏曰:「臣參還之時,唐帝以書授臣。然經過百濟國之日,百濟人探以掠取,是以不得上。」於是群臣議之曰:「夫使人雖死之,不失旨。是使矣,何怠之失大國之書哉?」則坐流刑。時天皇敕之曰:「妹子雖有失書之罪,輕不可罪。其大國客等聞之,亦不良。」乃赦不坐
 
明年,妹子復使隋,攜學生[[倭漢直福因]]、學問僧[[新漢人日文]]等八人學於隋。天皇復聘隋煬帝曰:「東天皇敬白西皇帝:使人鴻臚寺掌客裴世清等至,久憶方解。季秋冷薄,尊何如?想清悆。此即如常。今遣大禮蘇因高、大禮乎那利等往。謹白,不具。」夫蘇因高者,隋人稱妹子也。乎那利者,[[吉士雄成]]也。由是復自[[倭五王#倭王武|倭王武]]所絕通使。
{{大修}}
 
通使復,[[高句麗]]、[[百濟]]、[[新羅]]皆來使,傳習天文、輿地、方術、造紙、製墨等。又以百濟式營佛寺。[[六二零年|廿八年]]皇太子及馬子商定修《[[天皇記]]》、《[[國記]]》、《[[臣連伴造國造百八十部及公民等本記]]》,以明國史,惟今皆逸。
 
[[六二一年|廿九年]]冬二月,皇太子薨[[斑鳩宮]]。王臣百姓,俱曰:「日月失輝,天地既崩!自今以後,誰恃哉?」遂諡聖德太子。
 
會留學西國者還,奏曰:「留於唐國學者,皆學以成業,應喚。且其大唐國者,法式備定珍國也,常須達。」
 
[[六二三年|卅一年]],新羅伐任那。自十一年當麻皇子還國後,聖德太子棄任那,專國務。聖德薨,大臣馬子又謀伐新羅。田中臣曰:「不可急討。先察狀,以知逆,後擊之不晚也。請試遣使,睹其消息。」中臣連國曰:「任那元是我內官家,今新羅人伐而有之。請戒戎旅,征伐新羅,以取任那附百濟。寧非益有於新羅乎!」田中臣曰:「不然。百濟是多反覆之國,道路之間尚詐之,凡彼所請皆非之。故不可附百濟。」則不果征焉。
 
[[六二四年|卅二年]],聞有佛僧執斧毆祖父。詔曰:「夫出家者頓歸三寶,具懷戒法。何無懺忌,輕犯惡逆!今朕聞:有僧以毆祖父。故悉聚諸寺僧尼,以推問之。若事實者,重罪之。」於是集諸僧尼而推之。則惡逆僧及諸僧尼,並將罪。百濟僧[[勸勒]]表曰:「夫佛法自西國至於[[漢]],經三百歲,乃傳之至於百濟國,而僅一百年矣。然我王聞日本天皇之賢哲,而貢上佛像及內典,未滿百歲。故當今時,以僧尼未習法律,輕犯惡逆。是以諸僧尼惶懼以不知所如。仰願其除惡逆者以外僧尼,悉赦而勿罪,是大功德也!」乃聽之。詔立[[僧正]]、[[僧都]],檢校僧尼,具錄其寺所造之緣,並僧尼入道之緣及度之年月日。有寺四十六,僧八百十六,尼五百六十九,合一千三百八十五人。
 
同年,大臣馬子遣[[阿倍麻呂]]等表求[[葛城縣]]。馬子奏曰:「葛城縣者,元臣之本居也。故因其縣為姓名。是以冀之常得其縣,以欲為臣之封縣。」蓋傳蘇我氏與葛城平群氏、巨勢氏、紀氏、波多氏同祖[[武內宿禰]]。葛城四氏既亡,當以其舊地予蘇我。詔對曰:「今朕則自蘇我出之,大臣亦為朕舅也。故大臣之言,夜言矣夜不明,日言矣日不晚,何辭不用。然今朕之世,頓失是縣。後君曰:『愚痴婦人臨天下,以頓亡其縣!』豈獨朕不賢耶?大臣亦不忠。是後葉之惡名。」不聽。
 
[[六二六年|卅四年]],大臣馬子薨,葬[[桃原墓]]。子[[蘇我蝦夷|蝦夷]]繼為大臣。
 
[[六二八年]]春三月,[[日全蝕|日有蝕盡之]]。初六,天皇病篤,未立嗣,召[[田村皇子]]曰:「昇天位而經綸鴻基,馭萬機以亭育黎元,本非輕言,恒之所重。故汝慎以察之,不可輕言。」又召[[山背大兄王]]曰:「汝肝稚之。若雖心望,而勿諠言。必待群言以宜從。」次日崩。葬[[竹田皇子]]之陵,今[[植山古墳]]也。
 
[[Category:天皇本紀]]
六七七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