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靈甫各本之異

無編輯摘要
→‎家屬
夏侯韜
[[一九二七年|民國十六年]],入[[陸軍軍官學校]],與[[林彪]]、[[劉志丹]]、[[唐生明]]等份屬同窗。
 
[[一九三五年|二十四年]],或言其海蘭私竊文牘以通[[產黨|中共]],乃潛返家,屢索不,乃憤而殺之,旋事發,入獄。
 
[[一九三七年|二十六年]],[[盧溝橋事變]],[[國民政府]]以從[[王耀武]]請,敕令服刑官兵調服軍役,留原銜,戴罪立功。宗靈感[[王耀武]]知遇之恩改名靈甫,以示悔過。致書家中曰:「此次抗戰,為國家民族爭生存,兵凶戰危,生死未卜,家人當我已死,絕勿以我尚生,予果死,堂上雙親,請兄奉養,膝下諸子,望兄撫教。予妻守嫁,聽其自然。」旋以五十一師戰寇於[[上海|滬]],是為八一三[[淞滬保衛戰]]。寇勢眾兵利數倍於其師,靈甫肉袒持[[鎗]],率眾迎擊,斃敵八百有餘。
 
[[一九三九年|二十八年]]三月,[[南昌會戰|會戰]][[南昌]],右股中彈,醫者將除之。靈甫以失股或將不得以再領軍,乃授鎗語其副官曰:「設吾昏厥,有欲截吾股者,汝當止之,倘有強為者,斃之!」以是右股傷難愈,[[蔣中正]]令往[[香港]]延醫診治,手術甫訖,於報章得評曰:「戰時軍人不宜出國養病」,乃曰:「軍命不可違,軍人死不足惜,何惜一足哉。」思歸以戰。醫者阻之曰:「容再療一月,或可痊癒」,終不顧。遂跛一足,世稱「跛腿將軍」。
三〇九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