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羊傳各本之異

公羊之傳,以明孔子大義微言為道也。有「改制」、「大一統」、「張三世」、「大復仇」、「辯夷夏」之說。其義,乃所謂「非常異議可怪之論」也,為昏君亂臣所不能容,故隱晦也。
 
*'''「改制」'''者,「托古改制」之謂也。[[孔子]]作《春秋》,以誅滅亂臣賊子,撥亂反正,立一新朝,以「春秋」為號,以為「素王」、「文王」,於《春秋》中行天子之權。使一字之褒,榮于華袞;一字之貶,加于斧鉞。改[[周]]舊制,新[[周]]、故[[宋]]、據[[魯]],以《春秋》當新王,以明[[孔子]]之志。后[[康有為]]襲之,作《孔子改制考》,亦為變法之本。故[[孔子]]嘗謂:「吾志在《春秋》,行在《孝經》」,又曰「知我者其惟《春秋》,罪我者其惟《春秋》?」以《春秋》最能明[[孔子|夫子]]之志故也。
 
*'''「大一統」'''者,言盛讚天下一統也。《春秋》以「元」為最大,「元」統「年」,「年」統「春」,「春」統「王」,「王」統「正月」。亦為天地之道,人文之法,盡在於此。故天下不可以不一統,不一統則大亂也。
一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