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布魯特汗國

布魯特者,中亞古國也。布魯特分東、西二部。東布魯特在伊犁西南一千四百里,天山特莫爾圖淖爾左右,古為烏孫西鄙塞種地。其部有五,每部各一鄂拓克。最著者三:曰薩雅克鄂拓克,曰薩拉巴噶什鄂拓克;曰塔拉斯鄂拓克。其酋長戴氈帽,似僧家毗盧,頂甚銳,卷末為簷。衣錦衣,長領曲袷,紅絲絛,紅革鞮。民人冠無皮飾,衣褐。

先是,東布魯特為準噶爾侵偪,西遷安集延。乾隆二十年,準部平,得復故地。二十三年六月,將軍兆惠等追捕準部餘党哈薩克沙喇至東布魯特界,遣侍衛烏爾金、托倫泰往撫,抵其遊牧珠穆翰地。薩雅克、薩拉巴噶什兩鄂拓克不自主,別推一年長者瑪木克呼里主之。年九十餘,體碩,趺坐腹垂至地,不能遠行。遣使獻牛羊百頭,將軍等宴而示之講武,鹹詫服天朝騎射之利,乞內附。於時兼撫定霍索楚、啟台兩鄂拓克。七月,參贊大臣富德復遣侍衛伊達木劄布往諭,薩婁鄂拓克阿克拜亦率眾五千戶來歸,同遣使入朝。其貢道由回部以達京師。

西布魯特與東布魯特相接,在回疆喀什噶爾城西北三百里。西接布哈爾國。道由鄂什山口逾蔥嶺至其地,蓋古之休循、捐毒也。凡十有五部,最著者四:曰額德格納鄂拓克,曰蒙科爾多爾鄂拓克,曰齊裏克鄂拓克,曰巴斯子鄂拓克。衣冠風俗皆同東部。

乾隆二十四年,將軍兆惠既定山南,追捕逸回道其地。其渠長遮道奉將軍書曰:「額德格納布魯特部小臣阿濟比恭呈如天普覆廣大無外、如愛養眾生素賚滿佛之鴻仁、如古伊斯幹達里之神威、如魯斯坦天下無敵之大勇、富有四海乾隆大皇帝欽命將軍之前。謹率所部,自布哈爾以東二十萬人眾盡為臣僕。頭目等以未出痘,不敢入中國,謹遣使入朝京師。」兆惠以聞,詔受之。於是東、西兩部皆內附。凡布魯特大首領稱為「比」,猶回部阿奇木伯克也。比以下有阿哈拉克齊大小頭目。喀什噶爾參贊大臣奏給翎頂二品至七品有差。歲遣人進馬,酌賚綢緞、羊只。商回以牲畜、皮張貿易至者,稅減內地商民三分之一。二十七年,阿濟比所屬鄂斯諸部地為浩罕所擾,新疆大臣諭還之。明年,別部長阿瓦勒比原以其地供內地遊牧,帝喜,許之,賜四品服。

然布魯特人貧而悍,輕生重利,喜虜掠。乾隆以後,邊吏率庸材,撫馭失宜,往往生變。嘉慶十九年,孜牙憞之案,枉誅圖爾第邁莫特,其子阿仔霍逃塞外,憤煽種類圖報復。二十五年,叛回張格爾糾布魯特數百寇邊,有頭目蘇蘭奇入報,為章京綏善叱逐。蘇蘭奇憤走出塞,遂從賊。道光四年,張格爾屢糾布魯特擾邊。五年九月,領隊大臣色彥圖以兵二百,出塞四百里掩之,不遇,則縱殺遊牧之布魯特妻子百餘而還。其酋汰列克恨甚,率所部二千人追覆官兵於山谷,賊遂猖獗。於是有八年重定回疆之役。

迨同治三年,布魯特叛酋田拉滿蘇拉滿與庫車土匪馬隆等句結為亂,逆回金相印等乘之,新疆淪陷十有餘年。光緒四年,欽差大臣左宗棠遣劉錦棠收復南八城,駐軍喀什噶爾,有布魯特頭目來謁錦棠,原仍歸中國。自言部落十四,蓋即向之西布魯特也。而東布魯特接伊犁邊者,又有五部:曰蘇勒圖,曰察哈爾,曰薩雅克,曰巴斯特斯,曰薩爾巴噶什,已投附俄羅斯矣。光緒初,俄人併吞浩罕汗國後,西部亦大半為俄所脅收。其附近中國卡倫,喁喁內鄉,代為守邊,可紀者僅千餘家而已。

  • 《清史稿》卷三百十六《屬國傳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