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小野田寬郎,时年二十三歲

小野田寬郎,姓小野田寬郎其名也。日本和歌山縣海南市人,大正十一年生,及長,業於中國武漢「田島洋行」。時日中構兵,既冠,乃應召入軍,爲和歌山歩兵第六十一連隊陸軍二等兵。

昭和十九年,以少尉銜受令攜部駐菲律賓盧邦島,以迎美軍。上司谷口義美少佐語之曰:「今時勢維艱,我等暫避敵之鋒芒,汝為天皇堅守此土,功莫大焉。不出三五載,必親率王師迎汝,爾儕遊擊此地可也,萬望勿取玉碎之策也。惟听吾令,汝方可止戰,餘皆矯也,勿信!」小野田領命。

翌年,美師下菲律賓,小野田部亡十之八九,惟與部屬島田等三人避於密林中。八月十五日,天皇終戰詔下,美師遍歷太平洋諸島宣之,小野田以爲其詭也,不顧。

後四年,其從者赤津潛離藏地以降菲,世乃知其事。後,菲累投書於野,冀曉之而來降。小野田俱弗信,蓋以谷口必親達收兵之令也。雖嘗於所竊收音機悉當世之事,若朝鮮戰爭越南戰爭等,皆自忖為日師反撲所致。猶負隅頑抗,數十年間,時襲平民,劫掠補給,數年間,從者亦盡亡。

迨至四十九年,邂逅遊者鈴木紀夫於野,備言三十年滄桑,乃信之,曰:「余昔受將令守此土,今無令不敢擅回也,必得上司谷口軍令乃止。」鈴木乃歸日尋谷口,三月,鈴木隨谷口返,散書於野,其略曰:「谷口抵菲,約於某所相見,有令見達。」九日,如約來,谷口乃宣諭天皇詔書,令其歸降。次日,小野田遂隻身謁菲軍營,奉其曰:「余,陸軍少尉小野田寬郎也,今奉將令,解甲請降。」

計小野田之匿林中凡二十九年,傷亡軍警平民百三十余人,菲律賓民眾欲繩之以付有司,以日府斡旋得免。

既歸,日府賞日元百萬褒其忠,人感其節,亦爲之籌款。小野田並皆不受,轉贈靖國神社。以野居多年,不諳新事,更惘於和平憲法,未幾,遷居巴西,事農。或問及其所傷斃者,輒應曰:「時,余為兵士,以膺命為天,餘無悔也。」

平成二十六年,卒於東京聖路加國際醫院,年九十一歲。

以其率師從國與舉世為敵,且於戰後猶冥頑負隅,世多非之。然亦有以其三十年無令不降,欽其守志不移,以為士兵楷模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