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堯典

《尚書》之篇

堯典》,亦名《帝典》,《》之篇,《說文》曰「五帝之書」。

有曰禪於,復作《堯典》。所誌者,堯、舜跡也。本名《帝典》、亦名《堯典》。今文本《書》不析《堯典》、《舜典》,皆作《堯典》;古文本則二[一]。顧炎武曰:「竊疑古時有《堯典》無《舜典》,有《夏書》無《虞書》,而《堯典》亦《夏書》也。」[二]

篇始於「曰若稽古」,以古奧難解稱,故有「篇目兩字之說至十餘萬言」之載[三]。《堯典》載堯、舜禪讓事,蓋上古中國權位之遞擅也,所謂「納於百揆」、「賓於四門」者,要言之,政事也。太史遷撰《史記》,取《書》原典章句,具繹一回,如《堯典》有言「欽若昊天」者,《五帝本紀》便作「敬順昊天」也。

《書》詰屈聱牙,號曰難解,復有後人偽作夾摻[四],其情之繁,冠十三經,而篇首《堯典》亦不可免。梁任公以之有蠻夷猾夏」一語,疑其偽也[五]。今學者皆偽之,推其成書之期,東周春秋戰國間也[六]

  1. 《經典釋文敘錄》:「晉元帝時豫章內史枚賾奏上孔傳《古文尚書》,亡《舜典》一篇,購不能得,乃取王肅注《堯典》從『慎徽五典』以下,分為《舜典》篇以續之。」
  2. 《日知錄》卷二
  3. 桓譚《新論》:「秦近君能說《堯典》篇目,兩字之說,至十餘萬言。」
  4. 自宋代吳棫《書經纂言》以來,古文《尚書》數致人疑,至閻若璩的《古文尚書疏證》,定為偽書。
  5. 《中國歷史研究法》章五:《堯典》「此語蓋甚可詫。夏為大禹有天下之號,因禹威德之盛,而中國民族始得『諸夏』之名,帝舜時安得有此語?假令孔子垂教,而稱中國人為漢人,司馬遷著書,而稱中國人為唐人,有是理耶?此雖出聖人手定之經,吾儕終不能不致疑也。」
  6. 顧頡剛於〈與錢玄同先生論古史書〉文曰: 「《堯典》的靠不住,如梁任公先生所舉的『蠻夷猾夏』,『金作贖刑』都是。」屈萬里〈《尚書》中不可盡信的材料〉考:「〈堯典〉乃戰國儒家述古之作,未可遽定為唐堯之史料。惟上古文獻記述,偶亦記錄先民傳聞神話面貌,或反映初民社會的現實需求與信仰。凡此,自未必皆如經學家依其當世觀念所能詮解,遑論融入其經學系統中。」朱廷獻:〈《尚書•堯典篇》著成時代〉以為:「該篇不得晚於穆王之世,亦不得早於文王武王之時,蓋周公攝政之七年,當時史官據先世文獻重編潤色者。」勞榦〈再論〈堯典〉著成時代〉:「〈堯典〉自成篇以後疊有增飾,至秦而大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