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弘光元年,五月初九,清下南直隸金陵,弘光帝南走,三十日,嘉定令錢默復走,六月二十四日清授縣令張維熙赴任嘉定,是日為嘉定總兵吳志葵所驅,二十七日,志葵入嘉定,吏民夾道迎之,

閏六月初七,闖王降清將李成棟過嘉定境,姦淫婦女,七人斃,翌日,成棟引兵船,騎,步兵兩千餘屯城東關,復行姦淫擄掠之事,

十二日,清虜下剃髮令,十天之內,欲天下漢人盡髡之,謂吾漢人曰:留頭不留髪,留髪不留頭。明降士錢謙益言于多鐸,以吳人柔弱,飛檄可定,無須用兵,清廷遂于閏六月十三日詔江南諸民剃髮蓋清國法度,不可不守云云,以為事可成於彈指之間。

詔下,吳人旋於嘉定,并江南蘇州昆山紹興嘉興諸郡縣起事,遠近鄉民燒劫敵船,殲清兵八十有四

十五日,李成棟求援太倉。

十七日,明都察院觀政黃淳耀及弟淵耀,前左通政侯峒曾及子演、潔,上海舉人張錫眉,國子生朱長,秀才馬元調龔用圓等,議守城。立「嘉定恢剿義師」義旗於箭樓。

十七日,清軍至,猛攻不克,急,以大銃轟之,嘉定為之一空,初四,落滂沱雨,城中吏民漸不能支,清軍急襲,破東門,始得入,“小街僻巷,無不窮搜”老少婦幼,無所貢獻者,盡三刀而戮。以降三日,浮尸滿河。侯氏父子殉國葉池,黃淳耀,淵耀兄弟自縊,淳耀臨行,手書絕命曰:遺臣黃淳耀於弘光元年七月初四日自裁於西城僧舍。嗚呼!進不能宣力皇朝,退不能潔身自隱。讀書寡益,學道無成。耿耿不滅,此心而已!異日寇氛復靖,中華士庶再見天日,論其世者,當知予心。”

次日朱瑛復引軍民如城抗虜,旋敗,虜復屠嘉定,八月十六日,明吳之藩攻嘉定,不下,韃人再屠之,前後凡三次,終始無有一人辱漢家氣節者,是為嘉定三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