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維基大典 β

出河店之役

出河店之役,天慶四年女真,戰於出河店,地今中國黑省肇源。女真以少敵多,完顏阿骨打率三千七百兵,敗七千遼兵[一],此役壯女真聲威,而遼國傾衰,金國始興。大金立,於出河店置肇州,以其肇基王績故。舊肇州者,今三肇一區:曰肇州,曰肇東,曰肇源,曰大同[二]

前事

女真祖出黑水靺鞨,漁獵於松嫩,渤海國立,民屬渤海。契丹立遼,神冊三年,太祖征東,翌年滅渤海,分割女真,徙豪強南下,登籍編戶,呼之熟女真,未徙者,生女真[二]

生女真有諸部,以完顏部爲首,後,完顏勢強,他部依歸,一統黑水烏蘇里。阿骨打承位,性烈好武,起反遼之志,欲舉兵起事[二]

其叛遼心生,自有緒端。承位前年,天祚帝混同江,女真諸部覲見。完顏酋長病重,阿骨打代父朝頭魚宴。帝命諸酋起舞助興,諸酋懾服,皆出舞,獨阿骨打辭以不能。諭之再三,終不從[三]

他日,帝密謂樞密使蕭奉先曰:「前日之宴,阿骨打意氣雄豪,顧視不常,可託以邊事誅之。否則,必貽後患。」奉先曰:「犥人不知禮義,無大過而殺之,恐傷向化之心。假有異志,又何能為?」其弟吳乞買、粘罕、胡舍等嘗從獵,能呼鹿、刺虎、搏熊。帝喜,輒加官爵[三]

阿骨打決意叛遼,翌年承位,聞遼主驕肆廢弛之狀,於是召官僚耆舊,以伐遼告之,使備衝要,建城堡,修戎器,以聽後命。遼統軍司聞之,來使問狀,又復詰之,遼人始為備[四]。至是,先發制人,攻寧江州,遼人疏弛,女真勝,又取廖晦、淶流、混同江行宮、皇后店,後者,出河店。

戰事

出河店者,今肇源茂興之勒勒營子也。天慶四年冬十月[五],以蕭嗣先為東北路都統,蕭撻不也為副[六],發契丹奚軍三千人,中京禁兵及土豪二千人,別選諸路武勇二千餘人[七],引軍屯出河店,會於鴨子河北[八]

阿骨打自將擊之。未至鴨子河,既夜,阿骨打方就枕,若有扶其首者三,寤而起,曰:「神明警我也!」即鳴鼓舉燧而行。黎明及河,遼兵方壞凌道,選壯士十輩擊走之。大軍繼進,遂登岸。甲士三千七百,至者三之一[九]。俄遇於出河店,會大風起,塵埃蔽天,乘風勢擊之,遼兵潰[四]

後事

蕭奉先懼其弟嗣先獲罪,輒奏東征軍所至劫掠,若不肆赦,恐聚為患。上從之,嗣先但免官而己[三]。諸軍相謂曰:「戰則有死而無功,退則有生而無罪。」故士無鬥志,望風奔潰[三]

逐至斡論濼[一〇],女真殺獲首虜及車馬甲兵珍玩不可勝計,遍賜官屬將士,宴犒彌日。遼人嘗言女真兵若滿萬則不可敵,至是始滿萬云。斡魯古敗遼兵,斬蕭撻不也,取賓、祥、咸三州。是月,諸將勸進,願以新歲元日恭上尊號,阿骨打不許。阿離合懣、蒲家奴、宗翰等進曰:「今大功已建,若不稱號,無以繫天下心。」阿骨打曰:「吾將思之。」收國元年正月壬申朔,群臣奉上尊號。是日,即皇帝位。上曰:「遼以賓鐵為號,取其堅也。賓鐵雖堅,終亦變壞,惟金不變不壞。金之色白,完顏部色尚白。」於是國號大金,改元收國[四]

引據

  1. 《遼史》載遼兵七千,《金史》載遼兵十萬。
  2. 二點〇 二點一 二點二 楊滿良、楊慧姝. 《大金國的建立及「三肇」和大同的歷史由來》
  3. 三點〇 三點一 三點二 三點三 《遼史·本紀第二十七 天祚皇帝一》
  4. 四點〇 四點一 四點二 《金史·本紀第二 太祖》
  5. 《遼史》載十月,《金史》載十一月。
  6. 《遼史》載都統蕭嗣先,副都統蕭撻不也;《金史》載都統蕭糺里,副都統撻不野。
  7. 《遼史》具載遼兵七千,《金史》言步騎十萬,猶似虛誇。
  8. 《金史》載鴨子河,《遼史》載混同江。鴨子河者,今吉省月亮泡東、黑省肇源西之嫩江;混同江者,松花江也。
  9. 《遼史》言其潛渡,掩擊遼眾。此採《金史》。
  10. 《遼史》載斡粼濼,此採《金史》語。斡論濼者,今吉省查干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