討論:機場駃軌

進行的討論

議改題

議改標題為機場快軌,快字不古,則寫為駃,作機場駃軌。急路二字,總覺未恰,不如名從現有。快線一云快軌。——勝爲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日 (四) 〇四時〇二分 (UTC)

如取kuai軌,從馬維佳。—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日 (四) 〇九時三八分 (UTC)

速軌如何? —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日 (四) 〇九時三九分 (UTC)

沒有速軌這種說法吧。我是覺得放在文中怎麼煉字都行,用為標題還是該更規範些。——勝爲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日 (四) 〇九時四三分 (UTC)
就比如說白菜,這是一個詞。與白同義的字很多,但如果寫為素菜、皓菜、皧菜……等等,還是白菜的意思嗎?並不是換一個同義語素就可以把名詞的內涵原封不動複製過來的。我是這樣認為。類似問題還有很多,值得討論。——勝爲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日 (四) 〇九時四八分 (UTC)
白菜不僅是白色的菜,白菜兩個字構成一個專名,必須同含義的詞才能替換。同理,快軌是交通方式一種,並不是快速道路的字面意思都可以來表達。——勝爲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日 (四) 〇九時五二分 (UTC)
然則kuai軌(從馬者)乎。—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日 (四) 一一時三八分 (UTC)
寫為駃軌,肯定能保證語義正確,但能否得到認同我就不清楚了。再討論吧。——勝爲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日 (四) 一三時一九分 (UTC)

作者以路殺尾,蓋欲使香港鐵道條目體系備定,故路轍全作路耳。今以軌字接於句限宜乎?可有路字結尾而言白話駃線之意者乎?不有,竊謂駃軌似無弗可。 —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日 (四) 一三時五四分 (UTC)

其系統本皆綴以線字,此誠現代習慣,古文有以當之則可,無之亦不必勉強。且現代名,若航線一云航路,快線一云快軌,通語皆用之,平時出言亦未嘗苛求其一致,惟適之安而已。——勝爲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八月三日 (四) 一七時四五分 (UTC)
洵哉。—关山 (修書) 二〇一七年八月四日 (五) 一一時五〇分 (UTC)
返「機場駃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