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

自永樂修典,四庫編成,古今圖冊,收攬完備。惟近世曉覺道理,百家爭鳴。西學東漸,各有始末。士紳茫茫,遠不及逮。疑古者眾,怨舊者多。於是斥逐儒術,貶抑性理。殷周之明,莫非妖言;泰西末流,敬為上賓。崇外若此,至今百年。會西國志士,立典於網絡,開共筆之先河。吾人乃竊取一處,成以文言,謀復古法,載新世之大道,以揚中華文理,興千年舊邦,故亟需善古文而博今道者。願足下能同遊,共為大典,修先世之廢道,著當今之新知。

又,古文維基大典,以其從古,多有異於外文,宜先閱凡例,以求壹法。--孔明居士 (對話) 二〇一七年一〇月二五日 (三) 一四時〇三分 (UTC)


谢君之迎,吾将勉之。→来自维基大典的用户明月几时有相谈

我的天,这地方我怎么待下来的!

也使我狂,莫不育通,我其立矣!鲁迅常言:“育文使我狂。“(我欺也,鲁迅未有此句也)呜呼哀哉,我欲狂矣!我去以避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