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古天皇各本之異

無編輯摘要
Itsmine
Ericyuen
冬十二月,皇太子倣西國,行[[十二階官位]]。[[六零四年|十二年]]始授百官。時[[百濟]]僧[[觀勒]]獻曆書,遂於是年正月倭始用曆。夏四月,皇太子作《[[憲法十七條]]》,定禮制,揚[[佛教]],定天皇之號。多營佛封於畿內。
 
[[六零七年|十五年]],以[[小野妹子]]為遣隋使,奉表,貢方物。表曰:「日出處天子至書日沒處天子無恙。」[[隋煬帝]]不悅,曰:「蠻夷書有無禮者,勿復以聞。」仍遣文林郎[[裴世清]]等來使,居難波新館。既還,妹子奏曰:「臣參還之時,帝以書授臣。然經過百濟國之日,百濟人探以掠取,是以不得上。」於是群臣議之曰:「夫使人雖死之,不失旨。是使矣,何怠之失大國之書哉?」則坐流刑。時天皇敕之曰:「妹子雖有失書之罪,輕不可罪。其大國客等聞之,亦不良。」乃赦不坐。
 
明年,妹子復使隋,攜學生[[倭漢直福因]]、學問僧[[新漢人日文]]等八人學於隋。天皇復聘隋煬帝曰:「東天皇敬白西皇帝:使人鴻臚寺掌客裴世清等至,久憶方解。季秋冷薄,尊何如?想清悆。此即如常。今遣大禮蘇因高、大禮乎那利等往。謹白,不具。」夫蘇因高者,隋人稱妹子也。乎那利者,[[吉士雄成]]也。由是復自[[倭五王#倭王武|倭王武]]所絕通使。
六七七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