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馬各本之異

無編輯摘要
勝爲士
世之病馬學者,其政界之意理、學術之條令,亦多遘矣。其要在內理相合、史觀唯物。至於決擇之談、自繇之辨,而猶據論紛綸,靡所折中。
 
以鬥爭為遞嬗之具,歷社會而公產,此民主社會黨、社會民主黨之所譏也。無政府黨,尤遮遞嬗之說。後人之宗馬學者,或以其志為可行,獨學理朽矣,必維新趨時而後可。又史家之論馬學,或以《資本論》為篡義,如保羅約翰遜之言。以物觀史,馬學之一本也,蓋謂殖產操術既精,羣理不得不變。而食貨為基,壹是教化、政治皆上基樓閣。是故治史學者,當求其事之本然,以物解變,爰及法度。而難之者,謂其說樸陋,上基樓閣,重基等。馬學對曰,食貨為基,非唯此之基,史變揭桓,在乎事實殖產,故上下通變也。然則難之者云,若上下通變,則美競存者固已陋矣,唯變所適,而食貨、法度,猶雞視卵。馬學對曰,公產,天下之達志也,食貨之外筌蹄耳。辛格論曰,達志云者,非學乃玄,故寡信。米塞斯,奧地利學人也,其說以食貨非基,人意為基。右論唯物史觀。
 
世之學者,歸馬學於歷史決定者倫。其說以生財之能事、殖產之倫理,有相反相成者焉,變而國羣為之一新。此辯證法之苗裔也。辯證矛盾之理,始於希臘,至黑格爾集大成。恩格斯之言曰,馬學非決定論,如有歸因食貨,抵於玄談,是過在論者。然薩卡謂,世變或以人力,或以人心,或以貲本,固無一言可俟百世而不惑。今泰西史家,鮮奉決定論者。右論馬宗史學。
一一六七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