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馬各本之異

無編輯摘要
勝爲士
 
馬學之論價值,視力役所必須者為等差。奧地利派,乃宗門格爾,信主觀價值,起與反對。英計學家馬歇爾云,織造非獨工人所出,僱傭理事之人,設股本,犯險難,其力已多矣。且殖產以供求之多寡為變,銷者之所求,殖者之所給,周流互市,價值乃生。又比希勒之徒,謂其雖起勞力,而布算之難,不可以枚數之。右論勞動價值。
 
密爾之言,怠惰,人性之自然,苟日怠,日日怠。是以市場以物競為激,不生則不食,必孜孜求之而後可。而社會主義,尚均平以遂性,其於生計則唯害也。傅里葉之徒不然,謂平等不必為惡,第須合理。而加爾布雷斯謂,人之邀功之心,馬克思未及知也,然微是,不足有今日之富,宜使民自然。右論激勵問題。
 
[[米哈伊巴枯寧]]以馬克思之共產主義,必致「世家子弟當為統治階級,居民之上,迫穢百生」也。其借曰偕與革命之權力,乃迫革命者失其理想,執居民上也。<ref>[https://www.marxists.org/reference/archive/bakunin/works/1873/statism-anarchy.htm 米哈伊·巴枯寧《國家製度和無政府狀態》 -馬克思主義文庫]</ref>
[[讓鮑德里亞]]以今世之商貨,其「[[符號價值]]」猶甚於[[使用價值]];復言今世非生產之世,乃消費之世也。
 
欲為暴戾革命,使勞民專其政者,非集權不為功也,此哲人常談之。而民人者,非暌孤有情之謂,故西學之言小己,馬學所不取焉。前畫生計、歷史決擇,事在拓都,不為幺匿。是以美計學家弗里德曼言,微市場之自繇,威權難免。此說哈耶克韙之,哈以貲本主義為種人發達之先階,產業分俵,莫非抑勒。至於無政府黨,視集產為畏途,非一日矣,以利權歸公,為貴族賢政,而元元所安,從以不保。右論政界自繇。
 
==據==
一一六七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