辟馬各本之異

無編輯摘要
勝爲士
[[米哈伊巴枯寧]]以馬克思之共產主義,必致「世家子弟當為統治階級,居民之上,迫穢百生」也。其借曰偕與革命之權力,乃迫革命者失其理想,執居民上也。<ref>[https://www.marxists.org/reference/archive/bakunin/works/1873/statism-anarchy.htm 米哈伊·巴枯寧《國家製度和無政府狀態》 -馬克思主義文庫]</ref>
 
宗市場者,排馬學,又排計劃。蓋物價者,市場之機杼也,人憑騰抑而算之,以出入其貨。而利源之充不足,亦由物價見之。故哈耶克言,物價者,分俵之道也,人各絜矩,以防餘剩、短闕。而社會主義,無市場,故無物價。無物價,則算俵之法大異。蘇聯之所行,他氏之所病。又計劃訴諸中央,終於極權,尚自繇者不取焉。右論物價計算。
宗凱恩斯者以為,馬克思之[[計劃經濟]],必以寡行眾策。然市場機制、自由價格機制之匱,則無以為策也。哈耶克以計劃之不濟者必致國家傾於極權。
 
[[马克斯韋伯]]以為「吾輩須識,凡德行有二牴牾之責也。蓋原意之德行、責任之德行。凡以暴力而求意者,需辦治其果也。」然馬克思有言:「若以及一意而為僻行,則其意亦僻行也。」<ref>[https://www.marxists.org/archive/marx/works/download/Marx_On_freedom_of_the_Press.pdf 卡爾 · 馬克思《論出版自由》 -馬克思主義文庫]</ref>
一一六七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