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後人編《[[嚴復集]]》,謂非草率,特今無從見之耳。何思源之言曰:「名詞館雖為先驅,而功效不顯。特榮慶、嚴修辭館後,審譯之位彌輕,而撤館之談彌沸。上下交惡,不可以流行於世也。加之清廷之亡也忽,東名之傳也速,嚴譯從古,而和譯尚活,此衛道者所以入窠臼而不得出也。雖其精嚴不相遜,而雅超民力,終不為國人取之」云。杜良謂:「名詞館開學語統一之先河。然譯名有病,病在墨守,其務求雅馴,不得民心。何況夫編、校者之失協,而丁清廷之暴亡也。國變,則其不傳可知矣」云。黃興濤謂:「時革命風起,上無心譯政,此則非嚴復一人之博以忠,所可得而易者也」云。
 
沈國威者,論嚴譯有年,所作《嚴復譯詞研究》,歷數迻譯之法,謂日記「日日到館」,真公允之論。其勵行也,苞嚴譯而去取之,一名三反,綴說明千百言協助者亦名流、先進,安從而得謂之「草率敷衍」耶?部定詞巍巍乎大哉。
 
==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