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主列

 
==評騭==
譯功不易,較然可知,而嚴子之學識、好惡,亦以曉然。雖旬日躊躇,譯從古雅,而無免嫌譏無免且以時局飄搖,當朝無心,人員寡雜,統屬不力,其不歸獨斷者幾稀凡治學以謹嚴為上,考《數學表》論「拋物線」名,謂「此線雖為拋物所必循之路,若即以拋物名之,則窒礙甚多。例如parabola mirror一名,若譯作拋物鏡,或拋物線鏡,則不可通矣。」遂改「畢弗」,畢弗通觱沸,湧泉貌也。然據《官話》所收物理名詞,「parabola mirror」仍「拋物線鏡」,可知二表編譯,實未得提攜。[[民國七年]],[[章士釗]]任北大教授,覽名詞表,謂嚴氏「草率敷衍,亦彌可驚。計先生藉館覓食,未拋心力」。[[民國三十二年]],章氏作《[[邏輯指要]]》,駁名學、辨學之譯,而謂「此數語吾從名詞館草稿得之,今不知藏何處」。
 
[[民國七年]],[[章士釗]]任北大教授,覽名詞表,謂嚴氏「草率敷衍,亦彌可驚。計先生藉館覓食,未拋心力」。[[民國三十二年]],士釗作《[[邏輯指要]]》,駁名學、辨學之名,而謂「此數語吾從名詞館草稿得之,今不知藏何處」。
 
後人編《[[嚴復集]]》,或謂其譯功絕非草率,特今無從見之耳。得見全表,方得有公允之論焉。學人何思源云:「名詞館雖為先驅,而功效不顯。特榮慶、嚴修辭館後,審譯之位彌輕,而撤館之談彌沸。上下交惡,不可以流行於世也。加之清廷之亡也忽,東名之傳也速,嚴譯從古,而和譯尚活,此衛道者所以入窠臼而不得出也。雖其精嚴不相遜,而雅超民力,終不為國人取之」云。杜良謂:「名詞館開學語統一之先河。然譯名有病,病在保守,其務求雅馴,不取民心。何況夫編、校者之失協,而丁清廷之暴亡也。國變,則其不傳可知矣」云。黃興濤謂:「時革命風起,上無心譯政,此則非嚴復一人之博以忠,所可得而易者也」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