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文字各本之異

無編輯摘要
Itsmine
畏吾字已遷至蒙古文字
Itsmine
自[[元世祖]]委[[帝師]][[八思巴]]另製[[八思巴字|蒙古新字]],每以「畏兀字」呼之,以示區別。惟雖禁令屢下,彼時蒙人仍好用畏兀字,新字轉以迻寫他族語音見長。訖[[元順帝|惠宗]]北狩,新字遂罕見用。嶺北等處諸蒙人仍以畏兀兒字體為正宗。
 
[[十六世紀]]蒙古再奉[[佛教|佛]],廣譯遍傳[[佛經]], 文字因普及、定型。此故或以十六、十七世紀之交為蒙古之文藝復興。此前書畏兀字體之部分缺失,如 n, γ, š (參見下表)之旁點罕置,如 č, ǰ 在字中相混等,又如同一單字而拼法有異等,皆改進之。復多引入[[藏語|藏]][[梵語|梵]]語之[[佛經|內典]]用語,取代部分故時詞彙。並以便於轉藏、梵語音故,另造變體字母。字母之改良以'''阿里嘎里'''為其大者。[[一五八七年]],[[喀喇沁]][[譯師]][[阿尤希固什]]損益舊字,創阿里嘎里字體(梵:आलिकालि 拉丁字母轉寫: āli-kāli,指元音組與輔音組),此字體可轉寫所有盡書藏、梵語字母,且可書諸蒙古語所無之[[輔音群]]。時部分古語見棄,反之則有黔首方言經人為仿古而見諸書面。學界謂此時之書面蒙文為'''古典蒙文'''。
 
[[清|皇清]]龍興,亦取鑑蒙古字體,創[[滿文]]以書[[滿語]]。二者字型相類,故知其一即能互為旁通。是後自[[十七世紀]]末至[[十八世紀]],'''古典蒙文'''得以充分發展。[[北京]]、南蒙古之木版印刷業俱盛,諳蒙語之帝王乃至[[藏族]]法師均編纂辭典、語法書等之編纂
 
又,公曆[[一六四八年]][[衛拉特蒙古]][[和碩特部]]僧[[札雅班第達]]亦改良傳統書寫,晰其標音,造新體字,號之曰「[[托忒文字|明確之蒙古文]]」(todo mongγol),惟此新字體但行於[[天山南北路]][[伏爾迦河口]]諸處<ref>此新字體亦有其正字法等規範,部分基於詞源學,部分基於衛拉特諸方言等。札雅班第達與其弟子亦以之譯出多部藏梵文獻。</ref>,東蒙古未之採焉。札雅班第達大師所創之字體以音譯謂之曰[[托忒文字|托忒文]]。
 
[[一六八六年|康熙二十五年]],[[喀爾喀]]僧[[扎那巴扎爾]](即其後[[呼必勒罕|轉世活佛]][[哲布尊丹巴]]一世)復仿藏梵字造[[索永布字體]](梵:स्वयम्भु 拉丁字母轉寫: svayambhu,指自生、自存、獨立。若依[[切韻音]]譯當作'''娑閻浮''')。有字母九十。左至右橫書。亦以其便於拼寫梵、藏音且能確表蒙音故也。此字體甚具美感,寺院每以之飾。惟書之不便,猶甚於八思巴字,故亦罕用於一般。同年哲佛復另造橫方體字,行於喀爾喀諸處之佛寺間。而蒙人之日常文字仍為此傳統蒙古字。
 
[[二十世紀初]],嘗有蒙古字拉丁化之議,事不果行。[[一九四六年]]以降,[[蒙古國]]乃改以[[西里爾字母]]拼寫[[喀爾喀口語]]。而[[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內蒙古|內蒙]]則仍採此傳統蒙古字。
 
== 正字 ==
參照他語<ref>諸如[[漢語]]、[[波斯語]]之音蒙古人、地名等詞彙,乃至其後以八思巴文書寫之蒙古語。</ref>之文獻可知,書面書寫其文言自[[十三世紀]]始即與蒙古口語略異於語,而持續受諸口語影響。惟蒙古口語雖因異於有所差異書面語文言則始終為多數蒙古人之共通標準語。十六世紀末以降'''古典蒙古[[書面語]]文言'''之[[正字法]]更為明確,操不同方言之蒙古文士皆得以之通達彼此。
 
古典蒙古書面語文言之正字法,分別依[[元音和諧律]]、連接元音規則、元音輔音相連規則,減音現象等定之。雖蒙古口語依各[[方言]]不同各有[[言文分離]]之狀,而熟稔善屬傳統蒙文者仍知如何轉書面字為其所屬口語可互通讀音
 
==書藝==
 
== 簡表 ==
此表但粗列傳統字型一種並其[[拉丁字母]][[轉]]。其餘[[蒙古秘史|元朝秘史]]譯音用[[漢字]]舉隅、當代西里爾字母對應等,皆僅供參考。
 
{| class="wikitable"
二七七二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