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文各本之異

新增內容
(脩正筆誤)
张云飞
(新增內容)
[[File:Sun Yat-sen 2.jpg|thumb|200px|孫文像]]
'''中華民國國父孫文''',字'''逸仙''',本字'''德明''',別號'''中山''',[[清]][[廣東]][[香山縣]][[翠亨村]]人也,[[一八六六年|同治五年]](一八六六年)[[十月初六]]生。父道川,嘗業裁縫於[[澳門]],後鄙其奢,復歸田園。母楊氏,蓋名媛也。長兄[[孫眉|眉]],字德彰,業商於[[夏威夷]]都[[檀香山]],閒兼力農。次兄早逝,文其季也。
 
幼嘗力田作,後就學村塾。終日朗誦《[[三字經]]》,悶然厭之,乃求解於師,其師駭然,反責其離經叛道。年十三,遠赴檀香山求學,目其地之善,不論何事,咸勝中國,遂欲法之以救國。入耶校,同學多蔑視之,遂剛柔並濟,卒服眾生。越三年,卒業,成績冠絕。復易校再,卒隨兄返國。
已而甲午敗戰,舉國震驚,有志之士,無不欲求變。文遂赴檀香山,創[[興中會]],欲合海外華僑之力,興革命之大業。不圖風氣未開,人心錮塞,鼓吹數月,鮮有應者,惟鄧蔭南及其兄德彰二人,願傾家相助矣,他親或有微助,然不足道哉。文既始興中會,仍上書李鴻章,望不動干戈而救國,卒無覆,革命之志遂堅。
 
文復擬赴美洲,揚革命大業。適[[上海]]同志宋耀如遺書,陳甲午敗戰後,清廷勢危,革命時機已至,促其歸國。文遂返香港,陽開乾亨行營商,陰圖起義之事,欲襲廣州,復引兵北,卒覆滿清。所謀也,兵分三路,汕頭、江西、香港,相與接應。既而事洩,遂敗,黨人多有就義者,尤先皓東,文贊之「為中國共和革命犧牲之首人也」。已而亡走香港,復至[[日本]],去辮易服,時年三十。清廷官報,咸詆之曰汶,夫汶,玷辱也,意同盜賊。[[一八九六年|光緒二十二年]](一八九六年),復赴檀島,惜因新敗,和者鮮矣。遂至美洲,欲得新力,豈知其地猶甚,幾無人和。幸而其地華僑,立有[[洪門]]會館,蓋洪門者,創於[[明]]季遺老,以反清復明為己任,然事過百年,後多忘之。文遂曉以大義,告其先世之念,卒喚醒其志。然清廷深病之,下詔緝捕。
 
[[File:Sun Yar Sen's two short letters to his teacher James Cantile.png|thumb|right|孫文遺康氏書,言勢危,亟求救。]]
見釋以降,客舍[[歐洲]],凡二年,考察風俗,學識益富,遂創三民主義。三民主義者,民族、民權、民生也,蓋經世濟民之法耳。復去歐赴日,會其高官志士,始得其助。時自署中山樵,以避清廷謀害,後遂以中山名世。然該地華僑萬餘,應革命者,竟無數人。適[[康有為]]、[[梁啟超]]之輩,保皇而非革命,和者甚眾,革命之勢幾亡。為拯之於既倒,乃命陳少白回香港,創《中國報》,揚革命之義;命史堅如入[[長江]],以群志士;命鄭士良在香港立會,禮賢下士。歷數年,卒復興革命之業。
 
[[公元一千九百年|庚子]](一九零零年)之秋,[[義和團]]事起,清廷合之排外,終致八國聯軍入侵,[[慈禧太后]]、[[清德宗|光緒帝]]西狩,文以為機不可失,遣鄭士良至[[惠州]],相機起義,初屢敗清軍,不圖日本易閣,迎合滿清,妨礙革命,革命軍卒因彈盡糧絕而敗。時史堅如亦謀炸兩廣總督[[德壽]]之署,卒不能成,反見擒就義。
 
革命雖再敗,時勢異也,八國聯軍之役,清廷威望掃地,民心思變。留日學生,多有和革命者。[[一九零五年|三十一年]](一九零五年)春,文復赴歐洲,會盟有三,在[[比利時]]、[[德國]]、[[法國]]之京。夏,復至日本,[[黃興]]、[[宋教仁]]等逆之於[[東京]]富士樓,大會同志,立[[同盟會]],明言「驅除韃虜、恢復中華、建立民國、平均地權」,並議定中華民國之名。不數年,與者逾萬。
 
同盟會既立,文命[[胡漢民]]、[[汪精衛]]、[[陳天華]]等辦《民報》,延[[章太炎]]為撰述。先是[[戊戌政變]],康有為、梁啟超等亡走海外,作《清議報》,後易名《新民叢報》,大倡保皇,非議革命,敵視《民報》。幸而民心多向革命,他國亦多同情之,清廷逼害雖甚,然革命之勢,已莫之阻也。
其後十數年,屢有起義事,[[潮州]][[黃岡]]、[[惠州]][[七女湖]]、[[安慶]]、[[廣西]][[鎮南關]]、[[欽州]]、[[雲南]][[河口]]、廣州新軍等,然咸敗北。縱事難若此,文無氣餒,大會同志於[[檳榔嶼]],向舉世募款數萬,眾雖窮困,仍悉力為之。其時東亞南洋諸地,多拒文至,遂之歐美,以揚革命之業。
 
檳榔嶼之議,蓋定[[一九一零年|庚戌年]](一九一零年)三月初,起義廣州,[[黃興]]為帥。本擬兵分十路,後因[[溫生才]]刺[[孚琦]],清廷戒備益嚴,起事遂延至月終,簡為四路。三月廿九,義師八百攻兩廣總督衙門,欲生擒總督[[張鳴歧]],不圖其逸,卒因寡不敵眾而敗,興僅以身免。後同盟會人[[潘達微]]殮之,得屍七十二,合葬於紅花崗,蓋因黃花之名更優,遂易名[[黃花崗]],世稱「黃花崗七十二烈士」。
 
廣州起義再敗,黨人遂轉謀[[武漢]]。七月,[[四川]]保鐵路事起,清廷調湖北兵西,湖北遂空。八月中旬,謀事幾定,然因火藥失事,事機洩漏,名冊為清軍所得。十九日,新軍中人[[熊秉坤]]、[[蔡濟民]]等相繼起義,以文為號召,他國領事聞之,紛表中立。湖廣總督[[瑞澂]]亡走,藩司連甲、統制[[張彪]],亦隨之逸。起義既成,推[[黎元洪]]為都督,保境安民,復圖進取,不數日,連下[[漢口]]、[[黃州]]、[[沔陽州]]、[[宜昌府]]、[[沙市]]、[[襄陽]],[[湖北]]遂光復。後數月,南方諸省,多響應之,去清而立。清廷雖遣重兵攻武漢,復得漢口、[[漢陽]],然大勢已去,復為[[袁世凱]]所脅,[[清末帝|宣統帝]]卒退位,[[中華民國]]遂立。文後言曰︰「武昌之成功,乃成於意外,其主因則在瑞澂一逃,倘瑞澂不逃,則張彪不走。……以當時武昌之新軍,其贊成革命者之大部份,已由[[端方]]調往四川,其尚留武昌者,祇礮兵及工程營之小部分耳;其他武昌之新軍,尚屬毫無成見者也。乃此小部分以機關破壞而自危,決冒險以圖功,成敗在所不計,初不意一擊而中也。此殆天心助漢而亡胡者歟!」
革命既成,文亦下野,同盟會人[[宋教仁]]遂易之,組[[國民黨]],力爭共和。然袁世凱深病之,遂遣刺客,殺宋教仁,舉國震動。文即號召起兵,然黨人多欲按律審之,袁氏終得脱,並破壞共和。黨人如夢初醒,方起兵,然為時已晚,悉為袁氏所破,史稱「二次革命」,文亦亡走[[日本]]。
 
既而文組中華革命黨,以重召革命本意。[[一九一六年|五年]](一九一六年),袁氏篡國稱帝,國人莫之服也,文遂圖攻[[肇和]],卒敗。然勢已在文,[[蔡鍔]]起兵雲南,旋為舉國響應。袁氏眾叛親離,卒黯然退位,未久卒,史稱「護國之役」。
 
袁氏既卒,黎元洪繼任大總統,然內閣總理[[段祺瑞]]欲籍外力,以固權位,遂議請向[[德國]]宣戰,國會非之。段氏復逼解散國會,黎氏遂免其職。諸省督軍聞之紛叛,黎氏遂延[[安徽]]督軍[[張勳]]入京調停,豈料勳乘機復辟清室,解散國會,舉國痛之,紛出兵討逆。終段氏勝,勳亡走[[荷蘭]]公使館,黎氏引咎辭職。段氏既當國,向德宣戰,國會無復。文遂暫立國會於粵,任海陸軍大元帥,欲起兵護民國[[中華民國臨時約法|約法]]。然卒因[[陸榮廷]]、[[莫榮新]]等諸軍閥所礙,事竟無功。復去職,赴[[上海]],潛心著述,草創《建國方略》。
已而[[陳炯明]]敗陸氏,迎文返粵,任非常大總統。後粵軍攻桂,勝,文遂至[[桂林]],圖北伐大業。然陳氏私心起,陰通[[吳佩孚]],謀獨主廣東,斷文供給。文不得已,易駐[[韶關]],出師北伐,幾下全贛。然陳氏於斯時叛,文初不信,後大敵當前,倉皇亡走。親將水師反攻,無果,遂至上海,以圖後著。陳氏之據廣東,倒行逆施,民心大失,文乘時號召反攻,東南諸省咸應之,卒破陳師,光復廣東,文復任大元帥,時年五十八。
 
先是[[一九一九年|八年]](一九一九年)時,文易中華革命黨名,復為中國國民黨,及至[[一九二四年|十三年]](一九二四年),大會黨員於[[廣州市|廣州]],重定志向,務求有始有終,不重蹈排滿、倒袁、護法諸役之覆徹。復佈《建國大綱》,以黨建國,行軍、訓、憲三段立國之法。已而立[[黃埔軍校]],命[[蔣中正]]為校長,[[廖仲愷]]輔之,練兵致公,蓋其時兵賊不分,黃埔之兵,誠大異也,才德威武,頗有[[孫武]]遺風。若夫[[共產黨]]肇興,其念雖異,文為大局,乃容之,曰「聯俄、聯共、扶助農工」,共圖北伐。
 
秋,整軍北伐,陽命[[許崇智]]、蔣中正、[[胡思舜]]、[[譚延闓]]、[[樊鍾秀]]出兵,陰遣[[焦易堂]]、[[于右任]]等結[[胡景翼]]、[[馮玉祥]]、[[孫岳]]等諸北將。時英國人懼北伐成,中國復強,謀阻之,卒不能成。俄得馮玉祥之助,北廷之[[曹錕]]、[[吳佩孚]]等,或敗或走。段祺瑞見事危,邀其北上,共商國是,文欲和平統一,遂允之。取道日本,並宣《大亞洲主義》及《日本應助中國廢除不平等條約》二論。十二月初,抵天津,旋病重,延醫數月,復至北京,卒罔效,[[一九二五年|十四年]](一九二五年)三月十二日卒,年六十,葬[[南京]][[紫金山]],遺言「和平、奮鬥、救中國」。
 
先後凡二娶,原配盧氏慕貞,生一子[[孫科|科]]、並生二女,次女早夭,三女名琬。繼配[[宋慶齡|宋氏慶齡]],無子。
一三四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