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紫陽各本之異

無編輯摘要
(校正语法)
: 手機應用程式編輯
[[File:Zhao Ziyang (1985).jpg|thumb|right|200px|趙紫陽]]
'''趙紫陽''',本名'''修業'''。[[河南]]滑縣趙莊村人也。廷賓,略通文墨,篤信風水,而立之年,棄學經商,遂有家産。廷賓嘗自看墳塋,曰:「擇此地而葬,必恩澤後人」。其母劉氏,名穩。紫陽主政廣東,嘗遣其子二軍接母,變賣房產,母拒之曰:「不可,他日汝等必返鄉里!」二軍曰「父為地方大員,身居高位,豈會淪落居此寒舍?」其母斥曰:「小子無知!朝有奸佞!」
生時適逢[[五四運動|五四]],及弱冠,曾往[[武昌]]高中就讀。時值[[抗日戰爭|日寇侵華]],憤而投筆從戎,適逢[[宋哲元]]二十九軍駐滑縣,宋哲元軍素有抗日威名,修業欣然投之。後入中共,改名紫陽,十九歲為[[滑縣]]縣委書記,二十一歲為地委書記,二十八歲為桐柏軍區黨委書記兼軍區副政委。紫陽嫺于農業,人稱「土改專家、農業專家、群眾運動專家」。年三十二南下[[廣東]],後爲[[陶鑄]]副手。主粵期間,農業多有建樹。
 
[[中共建政]]之初,[[葉劍英]]為中南局書記,主政廣東土改。葉劍英曰:廣東地處南端,華僑甚多,迫於生計,飄搖海外三四十載,始有家産。此非土豪劣紳,間或華僑多有助於中共,土改宜緩,不可奪其地產,傷其性命。[[毛澤東]]不悅,曰:“:「廣東地方主義盛行,此土改之障礙也!”!」另調陶鑄赴粵,趙紫陽從之。陶鑄既主粵,曾大肆彈劾地方主義者,葉劍英之股肱[[方方]][[古大存]][[馮白駒]]皆被罷免,葉劍英怏怏離粵。紫陽既為陶鑄副手,亦彈劾地方主義”,」,唯嚴苛不似陶鑄。紫陽于地方幹部,陰護佑者甚多,是以皆感其寬仁。紫陽素敬葉劍英,葉劍英嘗言:“:「紫陽為我黨難得之人才。
 
[[文革]]伊始,毛澤東號召全國造反派奪權,時各省大員因拒不交權而慘遭批鬥者不計其數。紫陽笑曰:「既為主席之命,吾當從之。」欣然交權,并與造反派謀之曰:“:「汝等年幼,恐難掌全局。汝等監視之下,吾等可稍作工作,廣東可免於癱瘓之劫。造反派思之,深以為然。毛澤東聞訊大怒,遣總理[[周恩來]]赴粵斥曰:「造反派可奪權,爾等不可交權。紫陽擅自交權,其心可誅!」紫陽遂遭批鬥,後發配[[湖南]]軍工廠改造。紫陽曾曰:「雖謫此荒蠻之地,若為一副縣長,吾當能振興此地農業。」勞改越年,調[[內蒙古|內蒙]]主政。紫陽在內蒙共主政十月,曾驅車調查內蒙四盟二市,制定務農「十七條」,內蒙農牧業多有改觀,民感其德。
 
一九七二年,上感廣東農業之衰,擢趙紫陽為廣東省委書記,紫陽返粵,廣東軍區司令員[[丁盛]]不悅,時有掣肘。紫陽虛與委蛇,借毛澤東農業學大寨之口號,大興水利。紫陽嘗對左右言:“:「汝等學大寨,可學其發展農業,勿學其階級鬥爭。廣東農業隨之大興,紫陽功不可沒。[[四川]]天府之國,大躍進後連年民不聊生,遍地饑荒。上曰:「蜀地無食,有誰可解﹖」周恩來對曰:「廣東趙紫陽可!」遂遷四川主政,時有民謠曰:「要吃糧,找紫陽」。
 
毛澤東崩,文革結束,中國百廢俱興,時[[鄧小平]]複出,[[華國鋒]]新立,[[葉劍英]]輔之,國策人事皆出於葉。一九八零年,葉劍英擢紫陽為副總理,未幾,升任總理。趙紫陽命全國行經濟改革,中國遂無饑饉。又主張廣東先行開放,全國隨後效仿,藏富於民,國力大增。世稱紫陽為治世之能臣,紫陽舊部亦以此言盛讚之,紫陽曰:「主事改革,歷世慘淡,昔商鞅五馬分屍,吾等尚不知幾馬!」左右聞言皆慄,默然而退。一九八七年,紫陽擢升總書記,然國政皆決於幕後八老。紫陽嘗欲革朝政,鄧小平曰:「可,然泰西諸國之三權分立,汝一字不可學!耀邦見黜,實出於此,爾等切記!」是年,趙廷賓之墓為歹人所掘,紫陽歎之。
 
一九八九年,[[胡耀邦|耀邦]]辭世,大學生悼之,後遊行示威,上書諫之曰:「宜行泰西諸國之三權分立!」小平不悅,調集野戰軍入京,[[六四事件|死傷者眾]]。紫陽苦諫不可動兵,上弗從。紫陽曰:“:「吾豈能做對民眾開槍之總書記哉?”?」欲辭總書記之職,草章擬就,[[楊尚昆]]:“:「不可,此國家飄搖之際,君若辭職,國必大亂!”!」紫陽從之,收回辭職信。上欲紫陽召集戒嚴大會,紫陽稱病不出。上怒,因而被黜,囚居富強胡同。左右歎曰:“:「若葉劍英在世,必不至此!”!」舊部偶有探視者,見紫陽幽居小院,布衣粗食,莫不憐之!紫陽曰:“:「吾弗從戒嚴,既知必有今日之困!此吾之抉擇,吾心無愧也!”!」鄧小平既黜紫陽,擢[[澤民]]主政,旋又悔之。時國家改革停滯,財政日乏,鄧小平云:“:「紫陽若檢討,可出任財經小組組長,總司全國經濟!”!」紫陽曰:“:「吾問心無愧,無可檢討!”!」晚年嘗口述回憶錄《改革歷程》,言「吾觀中國之未來,宜行泰西諸國之制,此文明之潮流也!」。舊部曾問:「君貴為總書記,國之元首,豈可束手待斃,聽任八老廢黜﹖」紫陽曰:「吾老矣,年七十矣!若後生廿載,必奮起抗爭!」又曰:「當知:時也!命也!」
 
紫陽囚居期間,嘗密赴川,下榻金牛賓館。民有聞之,探望者絡繹不絕,上不許相見,民擺花籃四五里。
 
二零零五年病卒,其子曰:「先考終得自由矣!
 
[[Category:中華人民共和國本紀]]
匿名使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