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日成各本之異

無編輯摘要
 
==南北之戰==
{{main|韓戰}}
[[大韓民國|南韓]]之甫立,綱紀無所立,法令無所出,國家不穩,生民凋敝。韓軍皆原日治時治安軍,不習操練。日成以[[朝鮮人民軍|人民軍]]百戰之餘,非南所能敵也。會[[美利堅合眾國|美]][[總統]][[杜魯門]]諭曰:「[[朝鮮半島|朝鮮]],非所守之地也」。日成乃欲一南北。[[一九四九年|三十八年]]一月,日成造[[蘇聯|蘇]],詣[[史達林]]。初,[[史達林]]不欲構兵,故賜[[坦克]]砲火多甚。此皆本意賜[[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朝]]。是時,[[毛澤東]]亦過[[莫斯科]],然未聞其事。[[蘇聯|蘇]]下賜之既得,令曰:「諸師也,過[[三八線|界]],其伐韓來兮」。
 
[[一九五零年]],[[朝鮮戰爭|北師南討]]。初,勢如破竹焉。[[聯合國]]兵往救,悉敗。北師圍韓、美師困守[[釜山]]。然北師戰三月不得息而衰,以強弩之末頓兵堅城之下,進退不得。美帥[[麥克阿瑟]]出奇兵,登[[仁川]],斷其後,軍潰焉。美師追,克后之南國[[漢城]]、北都[[平壤]],北師走[[鴨綠江]]。東路帥[[武亭]]謫七軍團長。武亭者,[[中國工農紅軍|紅軍]]勇將,秦帥[[彭德懷]]舊部也。
 
既其急,請援[[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朝]]及[[蘇聯]],[[史達林]]不欲構惡美前,僅以兵、甲之助。事急,日成遣[[內務相]][[朴一禹]]使[[北京]],謁[[毛澤東]]。中央以朝鮮國之門戶,唇亡齒寒。時美亦慾以此制[[蘇聯]],誠危急存亡之秋。遂出師焉。初以荊帥[[林彪]]總兵,彪乞病辭,遂以秦帥[[彭德懷]]領大軍,將軍[[鄧華]]、[[韓先楚]]、[[洪學智]]副之,兵三十萬。初號'''支援軍''',[[政務院副總理|副總理]][[黃炎培]]以其名不正,言不順,改號'''「志願軍」'''。王師渡江,歷五戰,與敵峙[[三八線]],後小大之戰數十,未嘗更進。然諸戰于我烈甚,尤以[[上甘嶺]]最。
匿名使用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