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理曼各本之異

無編輯摘要
(新文「{{Roi |圖=250px |稱號=羅馬帝查理一世 |身號=查理一世 |外號=查理曼 |葬處=亞亨大聖堂 |家族=嘉洛林 |生卒=公元七……」)
 
|頭銜1=羅馬皇帝
|頭銜1在位=八〇〇年至八一四年
|頭銜1先君=羅慕洛'''''?'''''或君士坦丁六世'''''?'''''
|頭銜1嗣君=[[路易一世]]
|頭銜2=法蘭克王
|頭銜3嗣君=路易一世
}}
'''羅馬帝查理一世'''(羅典拉丁文:Karolus Magnus),嘉洛氏。公元[[七四二年]]生,[[法蘭克|法]]人也。祖丕平氏,仕[[法蘭克王|法王]]為[[宮相|郎中]],累世為功。至曾祖[[丕平二世|丕平]]執政,自稱大公。祖查理公,僭行[[采邑制|封建]],改號為嘉洛。父[[丕平三世|裴平]],問王於[[教廷]],乃廢王自立。帝儀容英武,虔敏謙遜,篤[[天主教|教]]好學,善武功,少從父征[[亞奎丹]],教練騎兵,始用鞍韉,屢立軍功。[[七六八年]]秋,裴平崩,遺詔二子共王。遂與弟[[加洛一世|加洛]]繼位。
 
[[七六九年]],亞奎丹復叛,王親征之,時加洛文居[[布根地|布]],使援而不應,乃有隙。王大勝於[[安國林]],亞奎丹公入[[嘉士宮加斯科涅]]。乃裂其土,分封諸將為守之。次年欲北伐[[薩森]],盟[[巴伐利亞]],娶[[倫巴第|倫]]王女,尋休之,復娶於日爾曼之虔公教者。[[七七一年]]加洛文崩,其子欲繼位,王不許之,並收其地。加洛文妻忿,乃走倫國。[[七七三年]]征薩森,擊[[威斯伐利亞|西化]]。薩森者,日爾曼人也。其民少化,好拜鬼神,風物殊異於法人。時有四國,西曰[[威斯伐利亞|西化]],鄰於法蘭;南曰[[利亞]],接巴伐利亞;東曰[[伊斯法利亞|東化]],在[[多瑙河|河]]外;北曰挪道賓家,據[[日德蘭]].四國相援,久攻不下。
 
王駐涂東,忽聞教廷使至,曰倫王犯羅馬,求速救之。俄而倫王使至,謂教宗之間耳,勸毋信之。王大怒,曰:義大利乃宗座聖土,孰敢竊之。乃率軍伐倫。初,裴平嘗征義大利,奪倫王土以奉教廷,[[教宗]]善之,世交法人。[[狄西德琉|倫王]]趁王北伐,窺復舊土。又懼王察之,乃出此謀。王率騎兵入[[山南]],命從父貝南德先鋒,重圍倫京[[巴維雅|惕基林]]。倫王子[[亞第之]]來援,大敗,王驅之入海,渡[[拜占庭]],倫軍遂不敢救。[[七七四年|明年]]春,王至羅馬謁[[亞德一世(教宗)|教宗]],教宗封之山南、[[威尼斯]]及[[科西嘉]]諸土。山南皆裴平故土也,教宗再封,是假神權以降人也。夏,倫王降,黜為庶人,令出家為修士。王窺倫王號,復召倫國舊臣來議。諸侯唯唯,乃加為倫王。獨貝維杜公不從,歸國不朝。
 
歲末,王歸巴黎,使法人守倫京。以長子佩平為太子;封二子沛平為倫王,三子路易為亞奎丹王,有軍功者皆封土,拱衛[[法蘭克王國|法國]],是謂采邑。[[七七五年]],再征薩森,越西化,敗英利亞於西治堡,擒其首何西,築伊禮堡鎮之,薩森稍安。[[七七六年]],先倫王子亞第之謀舊土,與富利公及斯波利圖公起事,貝維杜公暗援之。王往平之,斬富琉利公,斯波利圖公降,結城下之盟。欲問貝維杜公。未得,薩森又亂,大酋惠杜堅陷伊禮堡而焚之,率民復拜鬼神,復率騎兵伐之。時歐人少馬軍,薩森人不能敵之,大敗,惠杜堅走日德蘭。次年往化北土,親自布教,薩森始奉耶教。
 
[[七七八年]]西班雅亂,摩爾人叛歸王。摩爾原[[阿非利加|非]]洲人也,時奉回教。比大食亂,白衣大食為黑衣所滅,其裔剌滿渡至西班雅,據[[塞維亞|塞維城]],而稱閣多華王。摩爾人怨,又恐不敵剌滿,故上表請降於王。王受降表,領親兵往撫之,又命倫、布諸鎮出加泰蘭以援。自出[[比利牛斯山|山]],欲擊剌滿。剌滿守而不出,王不能勝,欲與之和。王侄[[羅蘭]]勸戰,不行,遂與剌滿和。退至龍塞,山路難行,王命羅蘭殿後。嘉士宮涅公欲殺王,遣兵襲其後,後軍大敗,部下請退,羅蘭曰:「我等拱衛中軍,應力戰退賊,不可擾亂軍心。」遂死戰。王聞賊至,引兵救之,時羅蘭已死。
 
[[七七九年]],巡西化,於立柏佈道,親為施洗。[[七八二年]],封建薩森。王以三年布教,北人皆化,乃令禁鬼神,違者處死。時人雖尊公教,然其化未深,尚有不服者,乃起反意。秋,惠杜堅返西化,與扶俚仙人盟。事泄,王入費登城,捕異教徒四千餘人,盡屠之。薩森人遂反,戰三年,擒杜惠堅,其部乃降。是年[[路易一世|阿奎丹王]]南征,取加泰隆地。[[七八六年]],都[[阿亨]],築大聖堂。
 
[[七八七年]]征貝維杜,圍貝京。貝公降,降為藩,義大利乃靖。時有匈奴東來,據[[潘諾尼亞|潘州]],自稱[[阿華人|阿華]]。其人分部落,多遊牧,不事田產,好劫掠,常擾巴伐利亞。有部渡[[多瑙河|河]],欲侵義大利。[[七八九年]]王北巡[[易北河]],[[西斯拉夫人|土著]]貢之。巴伐利亞不朝,遂罪塔思羅公失德,逐之,自領其土。次年征阿華,王自北軍[[多瑙河|河外]],焚居成,使[[沛平一世|倫王]]掠潘州。[[七九二年]]西化再叛,使土著拒之,東化及英利亞並起,王乃棄匈奴往平之。貝維杜又叛,時貝公亞理之已薨,其子吉利茂德繼位,趁王征匈奴而叛。貝公勢大,倫王不能勝,遂與和,許之獨立,義大利三失其一。
 
[[七九四年]],平西化,再伐阿華,掠其王帳,斬獲無數,其酋親來降,至[[阿亨|京]],命奉公教。仍封為可汗,治潘州。[[七九五年]]教宗崩,主教李奧繼位,是良三世。[[七九七年]]亞奎丹王征西班雅,至[[巴塞羅那]],守將降。次年不能守,復為剌滿所有。[[七九九年]],羅馬亂,有賊欲害教宗,幾刺於白楊門,隨從救之,出法國請救。王欲迎之而不決,英人[[愛古恩]]勸之,乃迎教宗於峇德本。[[八〇〇年]]冬,入羅馬平亂,教宗復立。
 
時王入羅馬城平賊亂,律法嚴明,軍民不犯,人皆善之。或語王曰教宗欲勸進,王固辭之。耶誕,王望彌撒於彼得殿,跪於堂下,教宗加金冠其首,封為羅馬帝。王尚欲辭,教宗進曰:「羅馬淪陷,帝室東遷,棄民不顧,偏安一隅。今更聞奸佞作亂,后宮干政,廢皇帝於[[東羅馬|東京]]」,法王宜登大寶,以統東西,御兩朝,一江山而復[[羅馬治世|基業]]。」王方受,稱'''天佑至尊太平羅馬皇帝'''。或曰羅馬分國四百餘年,東西各成一統,法王統西國,應為西帝。教宗對曰:「國統雖貳,而國體尚壹,西帝失統久矣,惟東帝繼統至今,今罹難而失位,法王續國體而成大統,可為天下共主。」時東帝[[君士坦丁六世|君士坦丁]]新死,太后當政,自稱皇帝,謂之失統。
 
東太后聞帝新立,欲與聯姻,共治天下,帝許之。未幾,東朝亂,少府[[基博]]逐太后而稱帝。[[八〇三年]],帝巡潘州,廢阿華諸酋,盡取其地,乃接東朝境。東帝命邊關守之,使海軍擾義大利,封航路,絕商旅,西國日貧。帝命發境內銀山鑄幣,廢黃金,行[[磅]]制,興復商賈。[[八〇四]]年,[[威尼斯]]內亂,巨賈殺總督降帝。次年,阿華請徙於維也納,[[多瑙河|河]]沿皆內屬,北邊稍靖。
 
帝巡四境,廣布公教。又詔求賢,四方才能,咸集[[阿亨|京]]中,即予資設館,教授文章,令子弟習之。帝少好學,精[[拉丁文|羅典]],識辭賦,而從軍經年,稍遜文采。乃師愛古恩學文辭,從[[愛恩赫]]習天文,略通[[羅典七藝|七藝]]。
 
[[八一〇年]],倫王抗東朝於[[亞德里亞海|海]],染疾,薨於威尼斯。倫王無嫡子,嘗與仕女通,有一子,帝使之繼位。次年,亞奎丹王與剌滿和,劃[[比利牛斯山|山]]為界,山北內屬。是年,廢太子與太子薨。[[八一二年]],與東帝和,東帝以伊氏寨易威尼斯。[[八一三年]],冊亞奎丹王為太子,詔入朝,加為副帝。次年,正月廿一崩於宮中,時年七十二。葬於[[阿亨大聖堂|聖堂]],殯儀從簡,後人易之以石棺。[[一二一五年]],[[腓特烈二世|腓特烈帝]]製金槨再殮之。
 
贊曰:「帝軍功赫赫,九合諸侯,繼統開制,開民化而衛宗教,禮賢下士,恢復文雅,更是大功。帝允文允武,後人稱之歐洲王父,誠不為過。」
 
[[category:法蘭克人志]]
三五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