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武帝各本之異

無編輯摘要
高祖兵敗,困台城中。侯景自封大都督、大丞相,又矯詔降偽帝正德為侍中。使諸部分守宮中,劍甲不解。高祖奏聞,雖忿不得。景出入囂張,然未敢逼之。侯景軍入台城,高祖問左右何人,對曰:「丞相」。高祖怒曰:「是名景,何謂丞相!」侯景怨,裁抑供給,多不稱旨。高祖要蜜水不得,憂憤成疾。夏五月,崩於台城,年八十有六。景密不發喪,殯於昭陽殿,二十餘日,外臣不知。後升梓前殿,追尊為武皇帝,廟曰高祖,冬十一月,葬於修陵。
 
  史臣曰:高祖英武睿哲,濡足救焚,弘招賢之路,納十亂。興文學,修郊祀,治五禮,定六律,四聰既達,萬機斯理,治定功成,遠安邇肅。加以天祥地瑞,無絕歲時。征賦所及之鄉,文軌傍通之地,南超萬里,西拓五千。其中瑰財重寶,千夫百族,莫不充牣王府,蹶角闕庭。三四十年,斯為盛矣。自魏、晉以降,未或有焉。及乎耄年,委事群幸。然朱異之徒,作威作福,挾朋樹黨,政以賄成,服冕乘軒,由其掌握,是以朝經混亂,賞罰無章。「小人道長」,抑此之謂也。賈誼有雲「可為慟哭者矣」。遂使滔天羯寇,承間掩襲,鷲羽流王屋,金契辱乘輿,塗炭黎元,黍離宮室。嗚呼!天道何其酷焉。雖歷數斯窮,蓋亦人事然也。
 
== 據 ==
三五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