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羊傳各本之異

*'''「大一統」'''者,言盛讚天下一統也。《春秋》以「元」為最大,「元」統「年」,「年」統「春」,「春」統「王」,「王」統「正月」。亦為天地之道,人文之法,盡在於此。故天下不可以不一統,不一統則大亂也。
 
*'''「張三世」'''者,以世道運轉為「據亂」、「升平」、「太平」之世。人事之行,必從「據亂」至「升平」然後可得「太平」也。或曰,「平」者,《[[禮記]]》所謂「小康」也,太平」者,《[[禮記]]》所謂「大同之世」也之世,其論可備一說。然三世漸替,是人事漸進之故爾
 
*'''「大復仇」'''者,《公羊》以為國家之仇,雖百世可復,亦為國家一體,萬民一心也,是愛國家之言。[[漢武帝]]以此為據,而伐[[匈奴]],曰:「復[[劉邦|高祖]]白登之圍也。」
一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