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記各本之異

增加 三七一 位元組 、 一一 年前
無編輯摘要
[[漢]]興,廢挾書律,秦火之餘,稍稍而出。[[漢]]立《[[禮經]]》[[博士]],有大小戴及[[后倉]]三家,后氏無道《記》者,唯[[戴德]]、[[戴聖]]各有《記》,隨《[[禮]]》教授。德傳《記》八十五篇,稱大戴禮,聖傳四十六篇,曰小戴禮。或曰:「小戴之記,實戴聖刪大戴之繁冗者而成之」,或以爲然,或以爲繆。
 
《禮記》之傳,始盛於[[漢|後漢]],[[鄭興]]、[[鄭眾]]、[[馬融]]之屬皆為之,融授[[鄭玄]],玄為作《禮記注》,是《禮記》始列於經也。至於[[曹魏|魏]][[晉]][[六朝]],天下紛亂,然無論南北,治《禮記》者咸宗玄。[[唐]][[孔穎達]]撰《五經正義》,以《禮記》為經,為作正義。[[唐]][[科舉|舉士]],以《禮記》並《[[左傳]]》為「大經」,學者咸以《禮記》文少於《[[左傳]]》,爭習之,是故[[唐]]人治[[禮]]為最盛。[[宋]]初,猶用《[[禮記正義]]》為教。後[[陳澔]]為《禮記集説》,[[明]]傳《五經大全》,亦悉取陳本。[[清]]時[[考據]]學甚盛,治《禮記》者尤夥。今之治《禮記》者,有[[錢玄]]之《禮記譯注》,[[王文錦]]之《禮記譯解》,而以[[陳戍國]]之《禮記校注》最為簡明精善
 
[[唐]][[孔穎達]]撰《五經正義》,以《禮記》為經,為作正義。[[唐]][[科舉|舉士]],以《禮記》並《[[左傳]]》為「大經」,學者咸以《禮記》文少於《[[左傳]]》,爭習之,是故[[唐]]人治[[禮]]為最盛。[[宋]]初,猶用《[[禮記正義]]》為教。後[[陳澔]]為《禮記集説》,[[明]]傳《五經大全》,亦悉取陳本。
 
[[清]]盛[[考據]],治《禮記》者尤夥。今之治《禮記》者,有[[錢玄]]之《禮記譯注》,[[王文錦]]之《禮記譯解》,而以[[陳戍國]]之《禮記校注》最為簡明精善。
 
自[[唐]],[[韓愈]]、[[李翺]]之輩,素重《[[中庸]]》、《[[大學]]》,以排[[佛教|佛]]、[[道教|老]]。宋[[朱熹]]始析是二篇為《[[四書集注]]》,是時《[[中庸]]》、《[[大學]]》,單行,為[[四書]]之目。
 
《禮記》之書,非惟記禮儀節動作而已,特亦言儒教之論,若《禮運》、《禮器》、《學記》、《樂記》、《儒行》者皆是。《禮運·大同》者,[[大同]]、[[小康]]之出,以故人特重之。又有《王制》、《玉藻》為制度之編,《檀弓》、《燕居》論禮之文,《曲禮》、《投壺》補闕之作,而《月令》節令之言,《文王世子》史傳之類,《經解》文獻之篇。所謂洋洋乎大觀,先秦禮樂制度文物典章盡在斯矣,比之《周禮》亦不過焉
 
{{wikisource}}
一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