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古天皇各本之異

無編輯摘要
Ericyuen
|陵墓=[[磯長山田陵]]
|政權=[[日本國]]
|生卒=[[五五四年|欽明天皇十五年]]<br>至<br>[[六二八年|推古天皇三十六年]]
|在位=[[五九三年|推古天皇元年]]至[[六二八年|三十六年]]
|年號=
|先君=弟[[崇峻天皇]]
明年,妹子復使隋,攜學生[[倭漢直福因]]、學問僧[[新漢人日文]]等八人學於隋。天皇復聘隋煬帝曰:「東天皇敬白西皇帝:使人鴻臚寺掌客裴世清等至,久憶方解。季秋冷薄,尊何如?想清悆。此即如常。今遣大禮蘇因高、大禮乎那利等往。謹白,不具。」夫蘇因高者,隋人稱妹子也。乎那利者,[[吉士雄成]]也。由是復自[[倭五王#倭王武|倭王武]]所絕通使。
 
通使復,[[高句麗]]、[[百濟]]、[[新羅]]皆來使,傳習天文、輿地、方術、造紙、製墨等。又以百濟式營佛寺。[[六二零年|廿二十八年]]皇太子及馬子商定修《[[天皇記]]》、《[[國記]]》、《[[臣連伴造國造百八十部及公民等本記]]》,以明國史,惟今皆逸。
 
[[六二一年|廿二十九年]]冬二月,皇太子薨[[斑鳩宮]]。王臣百姓,俱曰:「日月失輝,天地既崩!自今以後,誰恃哉?」遂諡聖德太子。
 
會留學西國者還,奏曰:「留於唐國學者,皆學以成業,應喚。且其大唐國者,法式備定珍國也,常須達。」
 
[[六二三年|三十一年]],新羅伐任那。自十一年當麻皇子還國後,聖德太子棄任那,專國務。聖德薨,大臣馬子又謀伐新羅。田中臣曰:「不可急討。先察狀,以知逆,後擊之不晚也。請試遣使,睹其消息。」中臣連國曰:「任那元是我內官家,今新羅人伐而有之。請戒戎旅,征伐新羅,以取任那附百濟。寧非益有於新羅乎!」田中臣曰:「不然。百濟是多反覆之國,道路之間尚詐之,凡彼所請皆非之。故不可附百濟。」則不果征焉。
 
[[六二四年|三十二年]],聞有佛僧執斧毆祖父。詔曰:「夫出家者頓歸三寶,具懷戒法。何無懺忌,輕犯惡逆!今朕聞:有僧以毆祖父。故悉聚諸寺僧尼,以推問之。若事實者,重罪之。」於是集諸僧尼而推之。則惡逆僧及諸僧尼,並將罪。百濟僧[[勸勒]]表曰:「夫佛法自西國至於[[漢]],經三百歲,乃傳之至於百濟國,而僅百年矣。然我王聞日本天皇之賢哲,而貢上佛像及內典,未滿百歲。故當今時,以僧尼未習法律,輕犯惡逆。是以諸僧尼惶懼以不知所如。仰願其除惡逆者以外僧尼,悉赦而勿罪,是大功德也!」乃聽之。詔立[[僧正]]、[[僧都]],檢校僧尼,具錄其寺所造之緣,並僧尼入道之緣及度之年月日。有寺四十六,僧八百十六,尼五百六十九,合千三百八十五人。
 
同年,大臣馬子遣[[阿倍麻呂]]等表求[[葛城縣]]。馬子奏曰:「葛城縣者,元臣之本居也。故因其縣為姓名。是以冀之常得其縣,以欲為臣之封縣。」蓋傳蘇我氏與葛城平群氏、巨勢氏、紀氏、波多氏同祖[[武內宿禰]]。葛城四氏既亡,當以其舊地予蘇我。詔對曰:「今朕則自蘇我出之,大臣亦為朕舅也。故大臣之言,夜言矣夜不明,日言矣日不晚,何辭不用。然今朕之世,頓失是縣。後君曰:『愚痴婦人臨天下,以頓亡其縣!』豈獨朕不賢耶?大臣亦不忠。是後葉之惡名。」不聽。
 
[[六二六年|三十四年]],大臣馬子薨,葬[[桃原墓]]。子[[蘇我蝦夷|蝦夷]]繼為大臣。
 
[[六二八年|三十六年]]春三月,[[日全蝕|日有蝕盡之]]。初六,天皇病篤,未立嗣,召[[舒明天皇|田村皇子]]曰:「昇天位而經綸鴻基,馭萬機以亭育黎元,本非輕言,恒之所重。故汝慎以察之,不可輕言。」又召[[山背大兄王]]曰:「汝肝稚之。若雖心望,而勿諠言。必待群言以宜從。」次日崩[[小墾田宮]]。葬[[竹田皇子]]之陵,今[[植山古墳]]也,後改葬[[磯長山田陵]]。群臣議立田村皇子為天皇。
 
==家屬==
六七七一